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中央环保督察组接连批评海南浙江等地部分房地产项目破坏生态环境

时间: 2017-12-28     来源: 中国建设报

■ 钟 琴

近日,环保部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向浙江省、青海省、海南省等地的反馈督察情况。12月24日,督察组最新通报的对浙江省和青海省的反馈督察情况显示,两省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压力传导不够到位,工作推进不够平衡;海洋生态环境损害和污染问题依然突出;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存在薄弱环节;生态优先的观念树立得还不够牢固,保护为发展让路的情况依然存在;自然保护区违规旅游开发问题突出,生态修复进展迟缓等。

值得关注的是,在环保部通报的具体案例中,出现了多起房地产项目与当地生态保护相冲突的情况。比如,在向海南省反馈督察时,督察组狠批当地房地产行业对当地生态的破坏:“财政过分依赖房地产,房地产企业指到哪儿,政府规划跟到哪儿,鼓了钱袋,毁了生态”;在向浙江省反馈的督察情况中,督察组指出,一些地方在解决一些“老大难”环境问题过程中不愿碰硬,导致有关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中国建设报观察注意到,12月23日,环保部通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海南省反馈的督察情况指出,海南一些地市轻视环境保护,热衷搞“短平快”的速效政绩,导致当地自然保护区、优质自然岸线、生态脆弱山体遭受破坏,成了当地生态环境难以抚平的伤痛。

上述督察发现,海南沿海市县向海要地、向岸要房等情况严重,对局部生态环境造成明显影响或破坏:儋州市政府及海洋部门化整为零违规审批海花岛填海项目,项目施工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受损;万宁市日月湾综合旅游度假区人工岛月岛项目于2015年10月未批先建,直至督察进驻时才实际停止违法填海行为,周边岸滩已出现大面积淤积并形成连岛沙坝,破坏了海洋自然风貌;三亚市凤凰岛填海项目以国际客运港和邮轮港名义取得海域使用权,但实际用于房地产和酒店开发,由于填岛造成水流变化,三亚湾西部岸线遭到侵蚀,为修复岸滩不得不斥巨资对三亚湾进行人工补沙。

与此同时,海南省房地产和养殖等违法违规项目侵占海岸带,占用大量优质岸线资源,而在海岸带开发过程中,相关市县政府违规越权审批问题突出。典型案例如文昌市自2012年以来对沿海防护林采取托管方式交由企业管理,仅高隆湾片沿海防护林就托管给13家企业,放任企业随意占用,造成沿海防护林破坏严重。琼海市对沿海防护林内违法建设不监管、不制止,并于2015年11月集中为13宗海岸带内违法建筑物补办临时手续;昌江县在编制棋子湾旅游度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时,擅自放宽海岸带和沿海防护林保护要求,将沿海防护林地规划为建设用地,侵占破坏200多亩海岸带。

除了海洋和岸线遭遇房地产项目侵蚀外,海南省的一些自然保护区也受到破坏。全省10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有8个存在未经审批的旅游项目。如文昌市将铜鼓林国家自然保护区1333公顷的陆域范围全部划入生态旅游区开发范围。2014年又将自然保护区41.3公顷现状林地规划为酒店用地,并侵占5.5公顷林地开展旅游道路建设。督察组说,在调整规划过程中,海南省国土、林业等部门把关不严、大开方便之门。

文昌麒麟菜省级保护区作为海藻场被盲目开发,原生麒麟菜已濒临灭绝。督察组指出,文昌市政府不仅疏于管理,甚至违规造海填地,建设清澜半岛、东郊椰林、海南度假村等项目,侵占保护区174公顷。

督察组认为,海南省近年来出现的生态给大开发让路的问题,根源是当地一些地方和政府部门对全省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盲目自满,认为自然环境好是自己的工作做得好,对生态环境保护面临的矛盾与挑战缺乏忧患意识。

类似的房地产开发与生态保护相冲突的情况并非个案,不只是在海南表现突出,浙江一些地方也不例外。

12月24日,督察组在对浙江省反馈的督察情况中指出,一些地方在解决一些“老大难”环境问题过程中不愿碰硬,导致有关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如杭州市桐庐县在富春江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违规建有12幢别墅,但在2013年以来多次排查中均未按要求上报,也未进行清理整治;嘉兴市不仅未对新塍塘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原有5个商业地产项目进行清理,又于2014年违规审批占地面积达8000平方米的嘉德别墅项目。目前,该饮用水源保护区违建项目占地达7.12万平方米,给饮用水水源保护带来隐患。

环保部还介绍称,国家明确重点海湾和重点河口区域禁止围填海,但2015年7月以来,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在重点河口海湾违规审批44宗围填海项目。与此同时,宁波、温州违法填海或围涂面积达到近1.8万公顷。

针对上述典型案例,业内专家分析表示,部分地区依靠房产拉动经济发展的传统发展思维还存在,这类现象还比较普遍。要发展绿色的、特色的、优势的工业,如果没有工业发展,依靠农业支撑整个经济发展是很难的。但是,相对于房地产而言,发展工业对经济拉动见效时间比较久,需要地方政府持之以恒。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