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奥运工程
工程建设
城市建设
住房建设
建  筑  业
房地产业
市政公用
建设论坛
招  投  标
设计咨询
 
   
站内检索:
      要    闻
 
     部工程质量安全监管司召开部分地区勘察 ...
     厕改将纳入改善农村环境“十三五”规划
     第六届世界智慧城市大会年度颁奖 住房城...
     住房城乡建设部对城市公厕建设提出要求 ...
     住房城乡建设部督察山东城市违法建设治 ...
     部质量安全监管司举办推动工程技术进步 ...
     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作意 ...
     全国海绵城市建设技术交流会召开
     《装配式建筑工程消耗量定额》即将发布
     住房城乡建设部要求各地借鉴杭州深圳做 ...
 
 
 
 
 
 
 
 
 
 
 
 
首页 >>> 市场六版
洪再生 医疗建筑设计师应有一种人文情怀
 
  来源:中国建设报     2016-11-29
 
 

“建筑设计对于建筑师来说不仅是生存的工具,更是一种情感的表达,好的医疗建筑设计是用最少的投入换取最大的空间收益,并将其功能性完美地延伸出来,然后在漫长岁月的沉淀中升华自身的价值。” ——洪再生,正是这样一位极具人文情怀的院长。

2001年天津大学建筑设计规划研究总院(以下简称“天大设计总院”)创立,成为中国第一家大学总院设计机构,规模也从最初的百余人发展到如今的 800多人,以“科研强院、文化大院”为发展目标,砥砺前行,同时也是较早进入医疗建筑设计领域的设计机构之一。

“养老将是中国未来面对的最大问题。”谈及当前的热点话题,洪再生认为建筑师设计医疗或养老建筑,除具备高超的技术,更不可缺少的是一份人文情怀。

上个世纪 90年代末期,洪再生带领团队较早地进入到医疗领域,1999年参与设计的山东潍坊医疗项目,一举获得了建筑工程鲁班奖。而现在洪再生把眼光锁定在国内的养老市场,他认为日本的老龄化问题会是中国未来即将面临的问题。这源于他在日本读博期间亲眼目睹了日本经济从快速发展到泡沫的阶段,然而就在经济极为低迷的1995年,日本政府却建立了很多学校,培养介护方面人才,反映出即使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养老产业仍然很有市场。于是,洪再生在2016年成立了5个专业特色院,将医疗健康养老列为其中的首个专业特色院。

设计老有所依的建筑

“无论你设计出多么完美的养老建筑,事实上并不一定受欢迎。”洪再生说道,“究其原因,源于中国国情。中国的养老问题不是简单解决养老住所,而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等到你年老衣食无忧的时候,需要的就是精神上的慰藉。”因此,关心社会问题也是建筑师的人文情怀体现之一。

现今热议的“医养”,究竟是“医”的比重大还是“养”的比重大,一直困扰着国内的建设者。有人说老年人生病较多,“医”应该作为重点,而“养”在于所处环境,包括空气、氛围等。洪再生没有否认前者,却提出了另一种更为新颖的观点,从老年人的需求根本出发,不可简单地做医院建筑或养老建筑,一定要运用“孝悌文化+花园城市”的理念,打造中国特色的养老新城,发展中国的养老新城、发展中国的养老产业。

洪再生比较偏向小而精的社区花园建设,相对普通的城市生活区,老年人占据的比例要达到40%~50%。他特别强调,配套设置中必须含有比较好的学校,吸引小学生的加入,“年轻人无论怎样忙碌都会去接送孩子,使看望老人成为常态,利于消除老人寂寞、解决情感需求、实现孝悌文化,同时社区会衍生出很多生活配套设施,如农贸市场、商业市场,形成一个具有活力的城市氛围。”所以中国的养老不是简单的缺少医院、技术、人才,而是没有真正打造出完整的养老产业链,从而形成生活循环链。

从规划设计的角度来说,美国和日本针对老人的行为习惯,设定行动范围或者运用管理理念实现建筑的人性化。美国城市在老人有限的活动范围内设置便利店、社区公园等,以缩小生活圈增加相互间的交流频率。日本一般会分配公寓中的三四十户作为老年人专用,设置特殊的管理员制度,以“完整”的家庭,即有孩子的夫妇作为管理员,带着老人一同参与家庭活动,使老人在公寓内就可享受到天伦之乐。

那么,以上与中国的养老产业又有何关系呢?洪再生说道:“城市不断更新与开发,应把养老理念植入进来。随着我国实体店受到电商的冲击而逐渐减少,部分既有建筑有可能通过政府相应的补贴措施改造成养老建筑。那么,美国和日本的例子就具备可借鉴性,建筑师也应当摒弃以往单纯做公寓的思路,兼具社会责任,做真正老有所养的建筑。”

以人为中心,做有情怀的设计

在考察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儿童医院时,医院水族馆给洪再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医院设计师不仅在环境设计方面为孩子作了非常贴心的考虑,更在室内造出一个大型水族馆。被吸引的小孩子,自然地顺着水族馆走向地下急诊区。他解释道,这项工程不仅在施工上难度大,需要牺牲掉很多医疗空间,同时还要保证包括手术室在内的医用空间都可以看到室外绿化景观,这很难得,但是随之而来的主立面在追求完美的时候,次立面采取了相对简单的处理,而这些出色的设计都与设计师的胸怀、视野、责任心有关。对医院建筑有责任心,也表现在考虑投资商需要怎样的回报,洪再生称可以通过很强的技术能力实现艺术性,同时考虑投资,天大设计总院在控制建筑造价方面设立了复杂结构的研究中心,专做优化,为客户节约资金。

“一所医院建筑我们从设计的角度来论证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还要求建筑师能够从社会角度提出建议,这就需要了解医院的简单管理、物业运行。很多地方由于功能组织不够人性化会使人缺乏尊严,如一个6床的病房就不是人性化的。设计人员要感知社会,才能考虑到各类人群的需求,把切身的感悟与技术相结合。”因此,洪再生在培养设计师时,第一考虑的是提高技术能力,第二学会沟通、善于倾听,第三就是要有人文情怀。

跨界、建造、合作

最后,洪再生谈到“跨界”的概念,他认为现在是一个通过集成多工种跨界合作的时代。“建造”应该有合作精神,比如手术室和实验室请国外的专业人才,医疗管理方面可以由管理专家直接参与,不能要求医疗建筑师从管理到经营都非常清楚。所以,目前国内建筑设计机构,一方面需花大力气培养真正关心人、关心社会具备人文情怀的设计师来从事医疗建筑设计,另外一方面应加强跨界合作、整体提升医疗建筑设计的建造水平。

刘 鲁 张 璐 王丽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