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奥运工程
工程建设
城市建设
住房建设
建  筑  业
房地产业
市政公用
建设论坛
招  投  标
设计咨询
 
   
站内检索:
      要    闻
 
     第四批美丽宜居镇村示范名单公布
     第八批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名单公布
     装配式建筑工程定额明年3月1日执行
     新疆呼图壁6.2级地震零伤亡
     2016中国青岩·古镇峰会召开
     五部门联合下发通知 创建3类改善农村人 ...
     第二批46项田园建筑优秀实例名单公布
     造价工程师走过20载 中价协理事会会议召开
     建筑工程设计文件编制深度规定新版发布
     第十四届中国建筑企业高峰论坛在厦门召开
 
 
 
 
 
 
 
 
 
 
 
 
首页 >>> 专题四版
周恩来与新中国建筑二三事
 
  来源:中国建设报     2017-01-06
 
 

周恩来不仅在治国理政、国际交往和军事指挥等方面具有卓越的才能,而且在建筑艺术和技术方面也有非凡的才华。由他决策审定的不少建筑工程,都完美无缺,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人民英雄纪念碑

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从开国前即开始筹建,参与和主持这项工作的有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北京市党政领导人,有著名建筑学家、工程专家、雕塑家、美术家、历史学家等,特别是周恩来倾注了大量心血。

为了推敲碑的位置,周总理专程登上天安门城楼,环顾广场四周,研究纪念碑与天安门相互之间的远近、比例关系。

在纪念碑的碑文题写和摆放上,周总理提出,碑的设计,应创造条件使碑文显著突出。后来经过多次讨论,最终确立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主题是毛主席的题字和全国政协通过的毛主席撰写的碑文,并确定毛主席撰写的碑文由周总理书写。为了写好碑文,周总理那时每天早晨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一遍碑文,他前后共写了40多遍,最后选出自己最满意的一幅。

关于碑的面向问题,最初的设计根据传统布局,以朝南方向作为主要立面。在建造过程中,周总理考虑到广场扩建以后,更多的人群会从城市的主要大街东西长安街进入广场,所以纪念碑应以能从北面看到毛主席题字为好。后经毛主席同意,纪念碑一反传统格局,以朝北的一面为主要立面,这对广场后来的扩建起了决定性作用。

人民大会堂

人民大会堂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议事的场所,因此其建筑设计必须是既庄严肃穆又典雅富丽。从设计、评图一开始,周总理就介入了工程的指导和评定工作。但前几轮设计皆不理想。

结构和桥梁专家们对挑台的制作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二层悬挑16米、三层悬挑14米难度并不大,并论证端头应允许颤动。但周总理立即予以否定,说:大会堂应该安全第一,不能在这儿试验新结构,颤动一定要防止,而且要考虑会出现挑台观众拥至前台欢呼的场面。周恩来还提请设计人员考虑万人大会议厅、5000座宴会厅的紧急疏散问题,必须认真计算,要门多、路畅,保证在短时间内清场。

在建设时,由于楼座容纳坐席数较多,随着视角的升起,楼座末端的地面几乎要与天花板相接了。建筑师感到难以处理,为此向上级汇报。周总理在听取汇报后,以一句“水天一色”作为解决方案,使设计者茅塞顿开,最终将二者以圆角相连,呈现出浑然一体的效果。大礼堂天花的纹样也采用水波状,自中心向外层层推展,穹顶中央镶嵌一个红色大五星和金色葵花光束图案,气势十分恢弘。

1959年国庆前夕,人民大会堂如期完工。在庆功宴会上,周总理对专家们说:我对大会堂的设计很满意,给你们打5分!

北京火车站

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原有的前门火车站已远远不能满足需求。1958年初,时任铁道部部长的吕正操在国务院讨论北京兴建“十大建筑”的会议上,提出应将新建火车站列为“十大建筑”之一,得到了与会部长和周总理的赞同。

为了展示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取得的成就,周总理大力提倡和支持火车站建筑应用当时最新的建筑技术,车站的中央采用了35米×35米的预应力双曲扁壳,与相邻的重檐四坡攒尖的钟楼浑然一体,成为建筑的重点。高架候车厅采用钢筋混凝土连续扁壳,与中央候车大厅的扁壳相呼应,整幢建筑甚为协调。

周总理还亲自审查设计图纸,十分注意建筑的实用和美观。在北京火车站第一次设计图上,没有现在人们看到的两个塔楼。周总理说:“这样长的建筑,东西两翼有两个塔楼似乎好看些。”后来,设计人员根据周总理的意见,对图纸又作了修改,在主体大楼的两侧增加了两个塔楼,使车站显得更加协调壮观,同时也扩大了使用面积。施工期间,周总理还3次到工地视察并参加劳动,每次都找工程技术人员和老工人征求意见。车站竣工后,周总理又多次去检查工程质量,发现问题,及时提出改进措施。

民族文化宫

民族文化宫也是20世纪50年代北京的“十大建筑”之一,由当时的北京市规划管理局设计院设计。该建筑中部为高67米的13层塔楼,重檐攒尖顶配以4个小型尖顶,与建筑两翼的盝顶(平屋顶周边有小披檐)相映衬。白色面砖与翠绿色琉璃瓦顶的组合使建筑显得挺拔而秀丽,是传统建筑的亭台楼阁与现代高层建筑功能相结合的成功范例,也是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提出的高层建筑融入民族形式理想的实证。但该工程在设计阶段,由于此前设计界已对梁思成“大屋顶”的设计思想进行过严厉的批判,主持工程设计的建筑师张镈和孙培尧等担心民族形式和较大的建筑面积会导致过于浪费的评价,忧心忡忡。周总理听取汇报后,对参与设计的管理干部说:“民族文化宫用点儿民族形式,不犯错误嘛!”在建设过程中,周总理曾多次过问民族文化宫的建设情况。1959年8月的一天晚上,将近10点钟时,周总理到工地视察,他前前后后看了一遍,提出几点建议后离开。1959年9月13日,也是在夜里,周总理又到施工现场视察,仔细查看了各个场馆,并在细节上提出了修改意见,如“礼堂的18排椅子坐下来看不见前面,设计上不好,要搬掉。”

这一清秀典雅的建筑建成后,得到国内外学界的肯定和广大群众的喜爱,并于1994年在北京“我喜爱的民族风格建筑”评选活动中,荣列50座中选建筑榜首。

在纪念敬爱的周总理逝世41周年之际,学习他一生勤勉、尊重历史、尊重传统、尊重创新的美德,在当下建设领域中,克服过度求洋、求怪、求奢的倾向,坚持民族自信、文化自信、创造健康舒适的生活环境仍具有现实意义。

俞廷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