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奥运工程
工程建设
城市建设
住房建设
建  筑  业
房地产业
市政公用
建设论坛
招  投  标
设计咨询
 
   
站内检索:
      要    闻
 
     部党组向离退休干部通报2016年度工作情况
     又有219个传统村落获中央财政支持
     第四批美丽宜居镇村示范名单公布
     第八批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名单公布
     装配式建筑工程定额明年3月1日执行
     新疆呼图壁6.2级地震零伤亡
     2016中国青岩·古镇峰会召开
     五部门联合下发通知 创建3类改善农村人 ...
     第二批46项田园建筑优秀实例名单公布
     造价工程师走过20载 中价协理事会会议召开
 
 
 
 
 
 
 
 
 
 
 
 
首页 >>> 要闻二版
“我的爸爸是城管”
 
  来源:中国建设报     2017-01-10
 
 

“我爸是李刚!” 当初听到开车肇事的大学生如此叫嚣时,我内心窃笑,若是他喊“我爸是城管”,不知道威慑力会不会更大?

且莫怀疑,对当今一部分特殊人群来说,城管就是“土匪”的代名词,在他们眼里,城管干的尽是“坏事”。每每议论起城管的所作所为,那些人常常充满了愤怒与不屑。可是在一名城管人女儿的眼里,城管的“斑斑劣迹”却总让我引以为傲。

大冬天的清晨,紧裹着棉被尚觉得有几许寒意。听见窸窸窣窣的洗漱声,不用问,爸爸又要上早班了。借着微曦的晨光看看闹钟,才六点出头。“爸,您怎么又起这么早啊?”

“宝贝儿,吵醒你啦,爸爸得去上早班。去迟了,早市上的菜贩子会把菜摊摆到路中央,路堵了,上班的人没办法通行,非得迟到不可。”

“凭什么怕别人不好通过,您就要早起?他们迟到又不扣您的工资。”我愤愤不平起来。

“社会分工不同,每个岗位都有各自的职责。”爸爸边说边打开门走了。

怎么这么冷?我紧了紧被子,继续缩进温暖的被窝。冷天不是总有,但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有。

大年初二,合家团聚的日子,爸爸却要去单位值班。傍晚回来,他狼狈的样子令人辛酸:制服上沾满了红泥,袖口裂开了,手背多了几道血痕,裤管滴着泥水,手里拎着像刚从泥塘里捞出的鞋子……“爸,您这是怎么啦?骑车这么不小心。”我心疼地埋怨爸爸。

“呵呵,臭丫头,把你老爸想歪了不是。”他边在门口脱衣服边向我和妈妈解释:“今天有人趁春节放假,偷偷地给房子加层,我们巡查发现了,制止时被拉扯了几下。没事儿,已经依法拆除了。”

“爸,您傻不傻呀,房子加层又没碍着您。您看您,还没事儿,都挂彩了!”我嚷了起来。

“怎么不碍着我?国家规定,无论谁建房子,哪怕添加一砖一瓦,都要政府审批同意才行。它关系着城市整体规划建设,关系着房屋安全等问题。我是一名城市管理执法工作者,怎能说不关我的事。再说了,如果每个人每个单位都根据自己的意愿,像栽葱一样,这边建一栋,那边盖一层,岂不像长了癞痢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嘿嘿……说得在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作为爸爸的“小棉袄”,我深知最令爸爸和他的同事头疼的是小商贩——或挑副担子,或拎着“蛇皮”袋子,四处乱窜,难以管理。

小商贩把抗战时期的游击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今天东边摆个摊,明天西边占个地儿;你赶,我挪,你走,我摆;你上班,我遵守,你下班,整个城市都归我……爸爸和叔叔们只好见招拆招,最常用的就是“站岗”、“回马枪”、“轮班制”等战术。据说最有意思的就是“回马枪”了。爸爸和叔叔们将小商贩劝回市场,那些人见爸爸他们走了,又一个个溜回路边。冷不丁,爸爸和叔叔们又出现在他们面前,有些小商贩怕东西被暂扣罚款,提溜起东西就蹿,那速度,真比兔子还快,常常是顾得芝麻落下了西瓜。如此往复,小商贩也收敛了许多,渐渐也能接受规范管理了,整个城市也越来越有序文明。

这不,我们这个小小的山城已经多次被评为“国家文明县城”了。您说,我爸爸他们是不是功不可没?

爸爸他们干“坏事”,招来了一些人不理解的冷嘲热讽,受尽了辱骂白眼,却依旧风雨无阻地为城市有序发展默默奉献着。一张张奖状、一份份荣誉,诉说着他们的努力与艰辛。他,他们,可爱可敬的城管,不该是我,我们,我们这个社会的骄傲吗?

 曾雨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