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奥运工程
工程建设
城市建设
住房建设
建  筑  业
房地产业
市政公用
建设论坛
招  投  标
设计咨询
 
   
站内检索:
      要    闻
 
     住房城乡建设部首次公布城市排水防涝安 ...
     传统村落数字博物馆建馆培训会举办
     “城市规划变革与城市特色风貌塑造专题 ...
     第26个节水宣传周活动下月启动
     住房城乡建设部下发通知要求定期报送查 ...
     住房城乡建设部召开部分地区建筑施工安 ...
     住房城乡建设部环保部联手重点挂牌督办2...
     发挥学术组织平台作用 弹奏城市规划建设...
     发挥榜样作用 促进政治生态持续改善
     全面开展安全生产检查 严防群死群伤事故...
 
 
 
 
 
 
 
 
 
 
 
 
首页 >>> 专题三版
探访杭州历史建筑保护现状
 
  来源:中国建设报     2017-04-19
 
 

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杭州有着大量历史文化遗产,大量糅合历史文化韵味的建筑、街区,散落于城市的各个角落。今年的杭州市“两会”上,多年来一直关注市区历史建筑的杭州市政协委员卓未龙提交建议,呼吁杭州深度建设历史文化名城。那么,杭州历史建筑的保护情况如何,又存在什么问题?笔者连日来进行了调查。

一位老人的坚持让晚清民居建筑幸免于难

在杭州市孩儿巷,98号这栋建筑显得与周围不同。一进大门,就明显感觉到温度下降了不少。“这一进来就知道是老房子,冬暖夏凉,保存得真不错啊。”来杭州旅游的吴女士忍不住发出感慨。

这里是一幢典型的晚清民居建筑,如今是“杭州下城区文史馆”与“陆游纪念馆”所在地。

“其实,在城市化推进过程中,杭州初期也受到过‘拆老城、建新城’的观念影响,历史文化遗产遭到一定的破坏。”陆游纪念馆顾问王其伟说。

2007年9月21日的新华社每日电讯这样描述:“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全面启动旧城改造,为彻底摘掉‘美丽的西湖,破烂的城市’这顶帽子,从1993年起,决定每年拆除100万平方米旧建筑,同时配套建设新住宅120万平方米。大片历史街区和传统民居群被彻底‘抹平’。”

孩儿巷98号也曾被画上大大的“拆”字。“但原本住在房子里的一位老人,强烈呼吁要保住这套房子。由于他的坚持,原来已经说好的‘拆’便一拖再拖,而在‘拖’的过程中,社会上保护老建筑的意识慢慢变强,在专家、媒体及社会各界介入后,最终这座老宅得以保留。其实,当时杭州很多历史建筑都是这样保留下来的。”王其伟说。

2004年5月,孩儿巷98号被公布为杭州市第一批历史建筑。

名城保护和城市发展不对立 弯路中觉醒的杭州立法护古建

杭州做出的第一个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是对清河坊历史街区的紧急保护。

《浙江日报》曾有这样的描述:“1999年春,河坊街拓宽改造工程全面展开,古街、老店在推土机下不断消失……在社会的呼吁中,终于被紧急叫停……”拉走的材料被追回来,开始尝试抢救性保护。2000年4月8日始,杭州对清河坊历史街区实施紧急保护。

自此,杭州从“弯路”中觉醒。决策层开始反省“拆老城、建新城”做法,逐渐认识到:古城风貌景观的独特价值,是任何新建筑不能代替的,名城保护和城市发展并不对立,完全可以协调起来。

依据多次修编的《杭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历史文化街区、历史地段的保护是重要内容,须遵循“保护历史的真实性,保持风貌的完整性,维护生活的延续性”原则。据此,杭州市政府又制定颁布了《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办法》,成为杭城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十分重要的基础和保障。

2013年10月1日,“保护办法”上升为法规——《杭州市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条例》。在《浙江人大·公报版》2013年第3期中,《关于〈杭州市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条例〉的说明》一文这样写到:“到目前为止,我市主城区共核定公布26处历史文化街区、330处历史建筑。”孩儿巷98号则在2013年底,从历史建筑“升格”成为杭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在杭州,糅合历史文化韵味的建筑、街区,散落于城市的各个角落,仅下城区就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处(马寅初旧居、龙兴寺经幢、欢喜永宁桥)、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5处(司徒雷登故居等)、杭州市文物保护单位11处(吴宅、古通济桥、白衣寺、张同泰药店等)、杭州市文物保护点4处(梅王阁、钱王井等)。“这些文保单位或多或少曾遭受过破坏,遗留下来的部分,现在都保存得挺好。”王其伟说。

笔者从杭州市有关部门获悉,目前,该市共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9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01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487处。“这些单位有的对外开放,有的则是被内部使用,保存情况都相对较好。”该处工作人员介绍说。

日常保护工作繁多且杂 粉刷墙面也要依传统工艺和做法

胡雪岩旧居被定为收费景点后,客流量每年有几十万人次。但毕竟是木结构建筑,气候、天气的好坏与否,都会对建筑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再加上游人来来往往,日常维护与保养少不了。

“旧居这里有30多位工作人员,无论是售票员、讲解员,都会参与到文物保护工作中。”胡雪岩旧居相关工作人员说。

他打了个比方,例如游客有时候不注意会靠在木质栏杆上,一来二去就会造成栏杆变形走样。偶然有游客被精美木雕门上套着的铜环吸引,就会顺手牵羊装进口袋里带走;木门的掉漆也是个问题。“这些我们都能自己处理,加固一下或拿出备用的铜环装上就成了。对于木门来说,刷漆也是一种保护。可别小瞧刷漆,这还有讲究呢,选用什么原材料、配成什么色,都得按照老路子来,不能标新立异。”

去年,胡雪岩旧居进行了部分墙面的粉刷,还特意请相关部门把关,根据传统的工艺、做法进行,毕竟墙体本身没有那么白,还呈灰黄色,要根据“修旧如旧”的修缮原则,尽量少动或采用原工艺原材料,没有的话就选用最为相近的材料进行维修。

如果屋顶上的瓦片发生渗漏或木雕霉变,就需要请“外援”了。像这样的情况属于大问题,胡雪岩旧居会请来专业的检测机构与设计单位,讨论出适合的方案后再进行施工。

而人流量相对较少的孩儿巷98号民居,一年有约3万人次的流量。虽然这处建筑保护得相对不错,但笔者也发现了不少问题:木窗上的格子花纹经过风吹日晒雨淋后已稍有变形,部分屋顶有些漏雨,有几扇木门已腐朽得较严重。“马上就要大修了,这些全部都要更换。”王其伟说。

■ 杭 青/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