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奥运工程
工程建设
城市建设
住房建设
建  筑  业
房地产业
市政公用
建设论坛
招  投  标
设计咨询
 
   
站内检索:
      要    闻
 
     两部门规范城市生活垃圾跨界清运
     首批百个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县公布
     2017年全国节能宣传周启动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沪开展固体废物污染环 ...
     装配式建筑示范城市产业基地申报启动
     新版总承包企业特级资质标准征求意见
     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名单公示
     垃圾污水处理设施年底前将对公众开放
     京沪高铁沿线环境综合整治“第一战役” ...
     中央财政支持北方冬季清洁取暖试点
 
 
 
 
 
 
 
 
 
 
 
 
首页 >>> 专题四版
一份溢满父爱的报纸
 
  来源:中国建设报     2017-06-15
 
 

1987年年底,我在江苏省盐城技师学院读书。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冒着风雪,从几十公里外的盐城赶回农村老家时,天色已晚,母亲却不在家。而55岁的父亲正面朝南方,正襟危坐,在微弱的灯光下认真地看一份报纸。见此情景,又冷又饿的我甚是不悦。父亲见我回来了,很高兴:“丫头回来啦,快快,来给我念念这报纸,关于改革开放的那篇,我眼睛不行了,人老了!”我不屑地瞟了一眼报纸:“《建设报》(后易名为《中国建设报》)有啥看头儿?我饿死了。”父亲的脸顿时失去笑容,放下报纸,闷闷不乐地朝厨房走去。那天吃过晚饭后,过于疲惫的我完全忘记了给父亲读报的事儿。直至两个月后学校放假回家,我再次看到父亲看《建设报》时才想起来。

母亲告诉我,那次我没给父亲读报,他很生气,后来跑了很远的路,专门请人帮忙,给他读了那篇文章。再后来,我在盐城给父亲买了一副老花眼镜……

自此,父亲每天戴着老花眼镜,开心地捧着《建设报》,不管是吃饭、乘凉,抑或是在睡前……或许是受父亲的熏陶,一向爱看小说不阅报的我,后来不但深深地记住了这份报纸的名字,偶尔也会看上两眼,对这份报纸的感觉就是——高端、大气。

成家后,我常居住于城市,人到中年时还迷上了写作,在当地报刊发表过不少小文。一次回老家,父亲手拿《中国建设报》兴奋地对我说:“丫头呀,要是能在这报上看到你写的文字,我该多高兴。”我淡然一笑:“老爸,那不太可能吧。”但我却暗暗将《中国建设报》“建设文苑”的投稿邮箱记了下来。2011年2月25日,我的拙文《乡村厕所》在《中国建设报》发表了。这让我欣喜若狂,父亲更是喜形于色,拿着报纸四处炫耀:“喏,你们快看,这是我丫头写的!”

今年,我也50多岁了,也戴上了老花眼镜。每每读书看报,都会想起当年父亲55岁时让我给他读报的往事,而且总会泪流满面!父亲钟情于《中国建设报》23载,在他病重期间还多次让我给他读《中国建设报》,并再三叮嘱我继续向《中国建设报》投稿。还说,以后有一天他不在了,有文章发表别忘记清明时带到他坟头……

那年,在整理父亲遗物时,我含着泪水将父亲保存完好的《中国建设报》样刊带回了我在城市的家。我将永远珍藏它,因为这是一份溢满了沉甸甸父爱的报纸。

戚思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