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奥运工程
工程建设
城市建设
住房建设
建  筑  业
房地产业
市政公用
建设论坛
招  投  标
设计咨询
 
   
站内检索:
      要    闻
 
     城市地下综合管廊与海绵城市建设专题研 ...
     两部门规范城市生活垃圾跨界清运
     首批百个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县公布
     2017年全国节能宣传周启动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沪开展固体废物污染环 ...
     装配式建筑示范城市产业基地申报启动
     新版总承包企业特级资质标准征求意见
     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名单公示
     垃圾污水处理设施年底前将对公众开放
     京沪高铁沿线环境综合整治“第一战役” ...
 
 
 
 
 
 
 
 
 
 
 
 
首页 >>> 市场五版
转型 前瞻 平台——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谈环保企业发展
 
  来源:中国建设报     2017-06-30
 
 

这是一个火热的环保时代,这是一个混乱的资本时代。在联合、并购、离场等乱局中,环保企业何去何从?记者日前采访了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

PPP:环保企业的机会or负累?

近几年,没有一个词或符号能比PPP更简洁且更引人注目。PPP项目标的越来越大,在水务、基础设施等领域风起云涌。PPP项目拉动投资也成为不少地方的“希望”。

对于中国的投资现状,文一波认为,目前属于转型期。他认为中国环境投资模式基本上有3个阶段:在2002年之前,基本上是政府和排污企业自己投资;2002年之后有民间投资;2008年又是一个转点,大型国有企业投资环保领域。

“我认为现在这个阶段是一个转型的阶段,也是一个不确定性的阶段,国家也在纠偏。这个时候其实是对市场的资本有一个挤出的作用。总体而言我认为PPP这种模式对整个环境领域来说还是正面的。”文一波强调。

文一波认为,PPP模式本身就是一个生态链,慢慢形成了大的专业性的平台公司,其专业链条里面还有不同的专业机构从事专门业务,这样就进入了良性循环,它的技术支持可能需要一个个细分的服务支撑,也就是可以由一个个的专业的环保企业来承接。

“下一步我认为应从两个角度去做,一方面是从市场纠偏,就是大型国企在细分领域、技术路线甚至运营管理方面尽可能早的与专业的环保公司、技术公司联手合作;另外一方面,有一些大型国企进入环境领域,他们感觉到存在的风险会越来越大,也会考虑退出。政府部门也会‘纠偏’,现在已经看到了一些迹象。”

桑德“秘笈”:先知先觉立船头

潮进潮退,一直坚守在环保领域民营企业领军阵营中的桑德集团有什么“秘笈”呢?

“跟别人稍微不一样的是,我们比较先知先觉。作为民营企业,我们更能提前预知到行业的风险,预见到行业的变化,我们不是通过后期调整策略,而是根据我们的预测提前安排布局。”对于自己的前瞻性,文一波还是很自信的。他举例说,桑德1999年开始做BOT项目,也是开了行业先河。几年后桑德把污水处理的目光瞄向乡镇,受到很多同行的质疑。随着城镇化的推进,等乡镇业务开始成为“热饼”时,桑德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能力,包括技术、团队、业绩、管理经验等。

“再如在大家都还在水务市场激战时,我们看到了固体废弃物的市场,看到了再生资源的市场,看到了环卫市场。例如我们站在更高的起点上做互联网环卫,打造环卫云平台,我相信我们环卫这块业务收入比重未来会有大幅度的提升。”文一波认为,下一阶段,环卫市场是潜力巨大的。

差异化的服务和商业模式是桑德集团的另一“秘笈”。“我们一定要找到跟社会上其他产业差异化的一些服务或者一些商业模式。我相信未来我们的有些工作会从量变到质变。譬如我们做综合的服务平台,包括我们的网络平台。”基于这种理念,在大家还在“实体”中摸索时,桑德集团已经向“虚拟”进军了。文一波认为,企业“编织”的网,越多越好,越大越好。桑德先做企业网,而后行业网;桑德联网环卫,联网再生资源,联网水务;桑德联网工程,联网技术,联网操作数据……在海量数据里,新的机会总会出现。

环境商会:环保企业的“娘家”

不仅要自己成长,还要带领兄弟们成长。在环境界,成立10年的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是许多环保企业的“娘家”。作为环境商会的创始人及两任会长,文一波对环境商会及行业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

随着环境产业的发展,以水务为主营的环保企业应运而生。但信息的不对称、供需的不平衡等现状,需要行业平台,尤其是能真正为民营企业服务的平台成为一时之需。在这种背景下,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在2007年成立。

当时的环保界企业,还处在良莠不齐的状态,谁来出任首届会长能获得大家的认可至关重要。作为当时水务企业的先行军,桑德集团又被推上了“主席台”,文一波被推举为首任会长,之后又被推举为第三任会长。

经过10年的发展,商会为行业做了什么?文一波认为,在做“政府的助手、企业的帮手、行业的推手”方面,商会充分发挥了平台及服务作用。国家的相关信息及时发布沟通,企业的诉求及时向相关部门反映。尤其是每年全国“两会”召开时环境商会都会有涉及焦点问题的提案,“两会”前,商会都会组织企业、媒体等交流沟通。

另一方面,通过商会,企业间也真正搭建了一个交流合作的平台。文一波回忆到,商会刚成立时,许多会员单位本身就是竞争对手,有一些平时还互相排挤、拆台。共同成为商会会员后,大家坐在一起,从不好意思互相说坏话,到相互欣赏、合作,商会内部的协作氛围越来越好。这也是现在身为商会名誉会长的文一波乐于见到的。他说,现在企业会员间的合作已成为商会会员的重要内容。随着商会会员的增多,现在会员数量是初创时的10几倍之多,范围之广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生态链条。许多企业都根据自身规模、技术优势等展开了股权合作,商会内部的企业互访也为大家创造了共荣共生的条件。

现在,新能源作为绿色产业又进入了文一波的眼帘。他笑谈到,“做环保企业20年,再做别的会很简单。做新能源太简单了,做汽车太简单了,没有比汽车再简单的东西了,一个沙发四个轮子,一个发动机,组装起来就走吧。”20年的环保艰苦之旅,给了他做任何行业的自信。当然,作为桑德集团的掌舵人,他的目光瞄向别处,对于环保领域,并未放手,而是放心。

 本报记者 王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