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奥运工程
工程建设
城市建设
住房建设
建  筑  业
房地产业
市政公用
建设论坛
招  投  标
设计咨询
 
   
站内检索:
      要    闻
 
     10起拖欠劳动报酬案件被人社部点名
     充分运用“共同缔造”理念推进老旧小区改造
     统一思想明确目标系统谋划群策群力 加快...
     致地产企业家:莫负营商环境最好时代
     建筑节能成效显著
     交叉检查掀起楼市治理“风暴”
     全国住宅工程质量常见问题专项治理现场 ...
     北上浙试水告知承诺审批
     2017年工程质量安全提升行动违法违规典 ...
     “城市公厕云平台” 上线试运行
 
 
 
 
 
 
 
 
 
 
 
 
首页 >>> 特刊七版
安徽宿州:“四意合一”构建城市治理新模式
 
  来源:中国建设报     2017-12-05
 
 

    安徽省宿州市在城市管理过程中,坚持共建共治共享,推出“四意合一”治理新模式。这意味着宿州的市政公用、市容环卫、园林绿化、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等城市管理的规划、建设、管理、执法等工作,尤其是涉及群众日常生活的焦点难点问题,将由城市管理部门、街道社区、管理服务对象、“群议委”(由两代表一委员、市民代表、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律师等代表组成),分别代表政府的意图、街道社区的意见、管理服务对象的意愿、市民的意向,通过圆桌会议进行研讨、表决,寻求利益交融点,实现各方利益最大公约数。

    通过“四意合一”,宿州市构建了城市治理的新模式,创新了群众利益协调、诉求表达、矛盾调解、权益保障新路径,形成了政府调控同社会协调互联、政府行政功能同社会自治功能互补、政府管理同社会调节力量互动的新型城市治理机制,推动城市管理向城市治理转变。

    “问题怎么看,群众来诊断”

    城市管理部门就城市管理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问题或群众反映频率较高、涉及多方利益的突出问题提出“四意合一”专项议题。由城市管理部门通过图片、视频向参加圆桌会议的各方代表进行展示,参会代表可对存在问题发表看法,决定下一步的解决思路。如宿州市最为繁华的街道淮海路存在摊点长期占道经营的问题,影响了市容环境和交通安全,给市民的生活带来困扰。为此,城市管理部门用图片、视频向与会代表(包括该路21家占道经营摊点业主)汇报现状实情。与会代表包括21家摊点业主讨论后皆认为应采取疏堵结合的方式加以治理,还市民一个安全便捷的道路交通环境。

    “事情怎么办,群众说了算”

    代表对议题达成治理共识,将按照5个流程运作形成最符合各方利益的治理途径。一是政府意图表达。由城市管理部门代表政府表达城市治理的具体意图。二是服务管理对象意愿表达。作为城市治理最直接的利益相关方,他们可以直接表达相关诉求,阐述要求城市管理施政方在治理过程中兼顾自身群体利益的依据等。三是街道社区基层组织意见表达。具体事项所涉及的街道社区表达对需采取治理措施的意见,发挥基层组织教育劝导、协调宣传的作用。四是市民群众意向表达。由“群议委”中的“两代表一委员”和市民群众代表表达群众意愿;相关社会专业人才从专业角度引导科学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和途径;律师从法律角度进行依法治理的引导和宣传。五是充分研讨,投票决策。通过多方利益诉求表达、专业引导、法律阐述、充分研讨,逐步达成共识。通过无记名投票的表决方式形成最终治理方式方法和治理措施的决议,并由多方代表共同监督,即时公开表决投票结果,形成最终的民主决策。

    “办的怎么样,群众作裁判”

    具体事项的治理方法和措施最终确定后,还需由具体治理事项责任相关方签订《协助治理协议书》,厘清各方权责,明确管理服务对象、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基层街道办事处及社区、相关责任部门协助城市管理部门工作的具体事项、内容和要求,明确城市管理部门需提供的服务事项,明确各方违约责任等。对“四意合一”确定事项的实施情况,建立“群议委”第三方调查评估机制,实施履职履约双向评估,既评估城市管理责任部门的履职情况、服务效果,又评估服务管理对象、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依法履约情况,及时公布评估评价情况,及时作出相应处理和策略调整,并建立整改和问责机制。如市区雪枫路的综合治理,该路两边门店较多,长期存在出店经营、门头字号杂乱、道路设施老化、下水管道淤积严重等问题,成为一条治理“老大难”的城市支道。通过“四意合一”模式民主讨论决策,明确各方责任,由“群议委”对城市管理部门市政基础设施改造、门头字号整治、路灯安装、下水道整修等项目施工情况进行评估,对照《协助治理协议书》明确的各协助治理方责任,对沿街服务对象、门店经营业主自治情况,对辖区办事处、社区主动配合支持改造整治情况进行评估,及时提出意见建议,督促保质保量推进实施。

    通过“四意合一”模式的运行,广泛吸收各方意见建议,寻求能够最大可能兼顾各方利益、更加合理的治理途径和措施,提高了城市管理的科学决策水平;通过换位思考的方式疏导群众心理,有效维护了群众的自尊心,让群众更容易接受,改变了传统的行政命令、制度约束、强制措施、直接对抗等刚性管理手段,减少了执法冲突,拉近了与群众距离;在模式运行中,群众代表作为城市管理过程中的利益相关方、公众利益的代言人直接进入城市管理的决策团体,使群众成为城市管理的参与主体,促进群众主动担负起文明创建的主体责任,增强了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意识,形成以群众为主体的城市治理责任体系,有效增强了群众在城市治理过程中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蔡 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