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活动  > 正文

“聚龙小镇现象”:社区治理和城镇化建设新启示

时间: 2018-04-10     来源: 中国建设报

 陈 聚

四年前,工作在北京的李文斌为了给父母寻找康养之地,第一次来到福建省泉州市,注意到了聚龙小镇。

“走进聚龙小镇,我被这里的绿化环境吸引住了。”李文斌坦诚,当初看到聚龙小镇打出“小镇没有陌生”、“我们都是一家人”这样的宣传语,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开发商卖房的口号”。

和李文斌一样,许多初到聚龙小镇的人并未对这里的邻里文化抱有希望。但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已成为小镇一员。四年后,再谈起聚龙小镇时,李文斌已做好扎根的准备。

“前段时间在办工作交接,明年把女儿接过来上学。”李文斌说。

聚龙小镇创建于2007年3月。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单位,而是位于惠安县黄塘镇的大型综合社区。与其他项目一样,聚龙小镇在创建前期和开发过程中,也曾以房地产为驱动。不同的是,聚龙小镇通过倡导和培育邻里文化,在社区形成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和与人为善的民风。

如何在快速的城镇化进程中建设文明和谐的社区?如何在乡村振兴中建设生态宜居、乡风文明的新农村?“聚龙小镇现象”值得思考。

网红小镇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经历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城镇化进程。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城镇人口从1978年的1.7亿人上升至2015年的7.7亿人。到2020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60%,城镇人口将达8.5亿人,高于美国和欧盟的人口总和。

城镇化的快速推进产生大量新市民,如何实现良好的社区治理一直是难题。近年来,在我国社区治理实践的发展过程中,各地的业委会发挥了重要作用。业主们通过业委会进行社区自治,一定程度上维系了社区稳定。但是,业委会在成立和运作过程中也面临诸多问题,诸如邻里关系淡漠、文明和谐社区创建难等均有待破题。

2017年11月底,成都市首家社区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在苏坡街道清江社区成立。据了解,这是全国首个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试点社区,将监督业委会履行职责、业主和物业服务机构依法履约。如存在业委会不作为、业主损害小区公共利益、物业服务企业管理不到位等问题,都将被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约谈监督整改。

在探索社区治理制约和监督机制的同时,聚龙小镇在另一条社区治理道路上走过了11年——倡导和培育邻里文化。2018年3月31日,聚龙小镇创镇11周年。为庆祝这一重要日子,小镇居民纷纷放下工作,从四面八方赶来,当日晚上齐聚聚龙邻里中心。台上,是自编自导的文艺表演;台下,是30多桌宴席、近5000人举杯互道“家人好”……

这是聚龙小镇以邻里文化维系社区治理的一个场景。每到逢年过节,小镇都会举办大型邻里宴。来自五湖四海的业主,每家都会贡献出拿手菜,在广场一起用餐。

“我们的理念很朴实。生态环境是小镇的生命力,要通过培育邻里文化挑战没有人情味的都市生活圈。”聚龙小镇总经理郭振辉表示。

作为大型社区,聚龙小镇在社区治理过程中并未成立业主委员会,而是依靠开发商、物业服务企业和业主共同签订的“文明公约”实现自治。“聚龙小镇拒绝炒房团,也不是谁有钱就可以成为业主,但必须签下这份‘文明公约’。”郭振辉表示,“文明公约”内容简单朴实,“比如前三条是‘见面主动微笑问好’、‘邻里之间互相帮助、尊老爱幼’、‘尊重他人劳动,步行中不吸烟、不吃零食、不乱吐痰、不乱丢垃圾,人过地净、自觉环保’。”

此外,聚龙小镇还推出了不设收银员和摄像头的“信用良品店”无人超市,仅在出口处放置了透明的收银台和用于记录“赊账”的小黑板,付钱找零完全自助。据介绍,这个“开放式”超市开业至今,实现了零失窃、零缺款。

在这样的环境下,聚龙小镇通过“家文化”塑造邻里亲情,吸引了来自8个国家和我国所有省级行政区的7000多户业主落户安居。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