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

 

 

现在位置:

首页>>>旧报回顾>>>四版 选择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青草绿 海天蓝 葛巾紫 极光灰 银河白(默认色)

化作春泥香如故

——记我国著名地理学家、城市规划资深专家宋家泰

http://www.chinajsb.cn 2007-11-09 12:41:17 字号 【 】【关闭窗口

  10月31日晚9点,他走了。走得非常安静,一如他一生的淡泊。

  然而,作为我国著名的城市地理和经济地理学家,最早从地理学角度研究城市规划的资深专家,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学科的创始人,宋家泰先生留给我们巨大的精神财富,馨香永续。

  地理规划才学溢

  11月4日的遗体告别仪式上,两院院士吴良镛亲笔书写的挽联充满深情、引人注目:“博摄自然人文才思横溢,为同道所仰慕;融汇地理规划践履笃实,创学术之新风。宋家泰学长千古!”代表众多规划人,对宋家泰给予了高度评价。

  这,也可以说是他一生真实的写照。

    从履历表上看,宋家泰一生的经历似乎很简单:1915年出生;1938年起在中央大学(南京大学的前身)史地系(后改为地理系)就读;1946年起留校任教;1986年遭遇严重车祸;2007年辞世。

    然而,在规划、地理学界,他写下了浓墨重彩的华章:他倾尽毕生心血,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地理、城市与区域规划人才,我国第一位人文地理学城市规划研究方向的博士顾朝林就出自他的门下;他开创了从地理学角度研究城市规划的先河,编写出我国第一本从地理学角度系统介绍总体规划的专著;他首次提出“城市-区域”的概念,其著作《区域规划基础》等至今仍影响深远。

    为人师表“做嫁衣”

    和时下某些热衷于出书、频频有专著问世的热闹专家相比,宋家泰的著述并不丰厚:《城市总体规划》、《中国经济地理》、《宋家泰论文选集》等,加起来仅百余万字。

  现任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教授的顾朝林告诉记者,宋家泰在帮别人改稿方面花了很大精力,经他认真修改后公开出版发表的文稿,总文字应在500万字以上。当然,这500万字里,看不到“宋家泰”这个名字。

    从百余万字的个人专著,到500万字的幕后操刀,这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宋家泰很多时候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不计个人名利得失。在为人师表方面,他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榜样。

    据顾朝林回忆,尽管家庭生活并不尽如人意,但宋家泰对学生和同事一直都特别好。他的一个学生编写《重庆经济地理》,在南京住了一个半个月,宋先生就帮他改了一个半月;他另一个学生主编《人文地理辞典》,整个辞典他也一条条地帮着改。他曾任《经济地理》杂志主编十几年之久,对于每期杂志的每篇文章,他都认真改。

    顾朝林的博士论文,宋家泰是躺在病榻上改的。对每个学生的论文,从选题、构思、框架,到成文以后的修改润色,宋家泰都很认真,而经他改过的文字,也总能增色不少。然而,就在顾朝林的博士论文成稿时,他遭遇严重车祸,卧床不起。即便如此,他还是在论文答辩之前认真修改了三遍。躺在床上,眼睛不太好、看不清,他就让顾朝林念给他听,边听边改。

    学以致用图济世

    学以致用,是宋家泰治学的另外一个突出特点。他认为,有用的东西才是有价值的。因此,他绝不去搞哗众取宠的“花架子”理论,而是用心于从实践中总结理论,再把理论运用到实践中去,再在实践中修正理论的过程。

    “‘区域-城市’的理论是他提出来的,但却很难再讲出更深奥、更理论的东西。为什么呢?他不注重这个。”顾朝林说。

    宋家泰一生注重经世致用,更看重在实践中有用的知识。上世纪四十年代,他的硕士论文是《台湾地理》,当时正值抗战胜利、台湾收复,但对其经济自然信息掌握很少。宋家泰搜集了大量日英文资料,翻译整理,弥补了这一空白,这本书不仅在大陆,后来在台湾也长期出版。另外,他编写《东北九省地理》,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宋家泰对新事物新方向洞悉敏感。他早就预见到我国将面临经济大建设大发展的任务,而城市规划建设和区域经济开发,将是其重要的方面。因此,他不失时机地改造经济地理专业,创办城市与区域规划专业。自1975年起,他亲自带领师生队伍到江苏、山东、湖南、广西、河南等地,深入城镇、农村调查研究,编制城市(镇)总体规划和国土规划;探索和解决城市规划建设和地域国土开发经济建设中的许多重大问题,为我国城市、区域规划从单学科向多学科发展作出开拓性的贡献。

    上世纪八十年代提出“城市-区域”的理论之后,宋家泰又在实践中不断检验、丰富,提出了诸如市管县、行政区划调整等诸多现实课题,拓宽了这一理论。

    倾情祖国写丹心

    热爱祖国,这是宋家泰最突出的精神品质。他对祖国的深情、他的理想信念,带给人以巨大的震憾。言及于此,回忆先生一生种种,顾朝林在记者面前失声掩面而泣。

    终其一生,宋家泰始终是热爱祖国人民、倾情地理规划事业的。去年8月,记者到南京采访,当时已久卧病榻、90多岁高龄的宋家泰,也带给记者以深深的震撼:尽管那么羸弱苍老,但他的思维仍然清晰,对规划中南京拟建多少座长江大桥、安徽某市脱离实际要建汽车城,等等,都如数家珍。他的病榻上,散落着许多时政报纸。关注国家时事,心系规划事业,那似乎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内容。

    宋家泰的个人生活道路并不平坦。早年曾担任张国焘秘书;在国民党军需部部长家做家教期间,结识其长女并结为伉俪,生下两个孩子。1949年南京解放前夕,许多学者都随国民党去了台湾,但宋家泰坚决不去。无奈之下,夫人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台湾。

    数年之后,夫人带着两个孩子费尽千辛万苦,从台湾到香港,再由香港辗转回到南京,与宋家泰相聚。这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被列为“江苏省第一大特务要案”,审查了很长时间。虽出自大学名门,他的夫人也只被安排到印刷厂当排字工人。此后他们一家的生活,增添了许多艰辛。

    然而,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的爱国情怀。70岁那年,宋家泰加入中国共产党。他非常激动,写下了这样一首充满深情的诗:

    “生我者父母,养我者人民,抚育者我党,身命得新生。为民知大义,坦荡发精神,渐涤污泥水,常怀赤子心。”一片丹心,赤子情怀。

    写到这里,不禁想起陆游的咏梅诗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

    宋家泰走了,但他的精神品质、道德文章,必将传之久远、馨香如故。本报记者 李兆汝

 

           本网站由中国建设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制作单位:中国建设报社出版技术部  电话:(010)51701528  51555511-8000

                            
京ICP备0505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