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抄书时光
2019-04-23 10:52:51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李笙清

记得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校园里流行着一股抄书的风气。

抄书看起来费时枯燥,其实亦有许多乐趣。那时候都是使用钢笔吸满墨水书写,一字一句,抄写得工工整整。同学间互相传抄的手抄本,都以字写得最好的手抄本为最抢手的范本,这让我练就了一笔好字。抄书也是一种阅读的过程,既了解了小说架构,又熟悉了语法和标点符号的运用,提升了我的作文水平,还让我从小说跌宕起伏的情节中理解了人性真善美的深刻内涵。

在那个年代,《第二次握手》主人公苏冠兰与丁洁琼有始无终的爱情,《一双绣花鞋》、《绿色尸体》中反特故事的惊险曲折等,都让我抄着抄着,思绪就开始跟着书中人物的命运共进退了,因此也加深了对作品的理解。

为了达到手抄本的效果,我都是使用塑胶封皮的日记本,有时一部长篇小说需要多个日记本才能抄完。我就将这些仿佛连载的日记本一本本编号。至于买日记本的钱,除了找做皮匠的爷爷要,其他则来自挖半夏、寻知了壳、捡破烂或暑假里到镇上的米厂做小工赚的钱。在我的少年时代,这些手抄本可以称得上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

父亲曾经当过几年村里小学的民办教师,能写一手漂亮的字。“读书不如抄书,这是一种最好的阅读”,这是父亲经常对我讲的话,也成了我的座右铭。父亲也喜欢抄书,不过他抄的大多数都是《百家姓》、《增广贤文》、《三字经》、《千家诗》等,用的是毛笔,写的是小楷,整洁干净,一笔不苟。

小学语文课上,老师曾给我们讲过古人抄书、藏书的故事,说古人抄书有三益:易于记诵,校正讹误,练笔习字。在过去那种慢节奏的时光里,抄书既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人生的经历,虽然没有清代学者朱彝尊“夺侬七品官,写我万卷书”的抄书志趣,但利用闲暇时光抄录美文佳句,练习书法、吸取书中营养,也不失为一种修身养性、丰富自我的好方式。

有时借了别人的手抄本抄写,为了在说好的时间内还给别人,白天抄不完,只能挑灯夜战。为夜里抄书这事儿,我还被奶奶数落过很多次。那时候经常停电,家里的照明基本上都靠在供销社买的煤油,见我一抄就是大半夜,奶奶心疼她的煤油。为了抄书,有一次我还差点儿将房子烧了。那天我在堂屋里抄书到深夜,有些犯困,不知不觉睡着了,结果胳膊不小心碰倒了煤油灯,一下子将桌上的手抄本点着了。幸亏爷爷起夜看到了,赶紧上前扑灭了火。这件事虽然有惊无险,但家里从此限制了我夜里抄书的时间。

上中学后,虽然不再传抄手抄本,但抄写充满励志色彩的名言警句和书籍中的优美章节,依然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一种特殊爱好,只是不再是连载本的“连篇累牍”,而是有选择性地摘选语句。日记本也摇身一变,换成了比日记本要大一些的软面抄。那时候,我抄过顾城、舒婷、北岛的朦胧诗,抄过席慕容和汪国真的爱情诗,也抄过鲁迅、巴金、丁玲、孙犁、刘绍棠等作家的小说、散文中的段落佳句。有时候写作文,还常常引用其中抄写的章句,或模仿那些摘抄的描写景物的句子,着实为文章增色不少。

自从学会使用电脑后,习惯了用键盘敲字,用笔的时间越来越少,抄书时光离我已是渐行渐远。在这个工作、生活节奏明显加快的时代,有时想起那随着流年逝去的抄书时光,那挑灯抄书的乐趣仿佛历历在目。每当此时,心里会浮泛起一些怀旧的思绪,就像老家烟囱里岁时不绝的炊烟,令人凝眸怀想,遐思缕缕。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