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 有爱才有家
2019-03-28 00:00:00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关学军

70年.png

“我要一所大房子,有很大的落地窗户,阳光洒在地板上,也温暖了我的被子。我要一所大房子……”

这是孙燕姿演唱的歌曲《完美的一天》中的歌词。相信,歌曲里描写的场景是每一个人都想拥有的,那穿过声音透出来的阳光,似乎也能温暖每个人的心。

20多年前,我刚结婚时没有房子。那时候,我还在一家企业工作,领导将工厂的一间装工具的破房子简单修葺后,给我做了临时婚房,没有厕所,更没有厨房。同事们帮着打了一个钢板做的柜子,里面放上煤气罐,上面放上煤气灶,于是喷香的饭菜就从那儿诞生了。

其实,当时并不是我们一家这样,好多和我一起分配来的大学生都是自己解决居住问题,然后等待分配住房。大家对这样的生活没有任何抱怨,更没有觉得委屈和不妥,反而因为有了自己的小窝而感到高兴和快乐。那时,媳妇的小姐妹们经常来我们家打扑克,常常为谁出错了牌而争得面红耳赤,我们那个小小的家,经常充满欢声笑语。

大约一年后,我们分到了筒子楼里的一间房。叫筒子楼很形象,因为楼的每一层有长长的走廊,形如竹筒子,两侧是一个个单间,像竹筒子里的各个节。每个狭小的格子就是一个家,每扇门里都演绎着不同的故事。有的人在这里结婚生子,有的人在这里度过童年……如今,那些五味杂陈的时光,都已成了那个年代许多人美好的回忆。

搬进筒子楼,只是从平房搬到了楼房,其他的几乎没什么变化。厕所和水房都是公用的,仍然没有厨房,各家的灶具都摆在自家门口。谁家做了拿手菜,都会随手盛一些给邻居品尝。每到做饭的时间,楼道内就会奏出锅碗瓢盆交响曲,谁家做什么饭,只要在走廊里走一圈儿就“了然于胸”了。一家炖肉大家一起闻香味儿,一户炒辣椒不少人跟着打喷嚏……但大家互谅互让,关系非常融洽。

女儿就是在筒子楼里出生的。东邻家的大姐,人很好,当我们忙不开的时候,她就把孩子抱去,等孩子回来的时候已经吃得小肚溜圆。后来大姐家搬走了,组织上考虑我经常写稿子需要安静的空间,就把大姐家空下的这间分给了我。于是,我们有了两间房,居住条件有了很大改善。

在那热热闹闹而又乱糟糟的筒子楼里住了五六年后,终于有了盼头。当时,国家允许距离城区较远的独立工矿企业和住房困难户较多的企业,经批准利用单位自用土地进行集资建房,以解决职工的住房难题。我们单位房改有了实质性推进,开始搞集资建房。集资建房要自掏腰包,但按工龄、年龄、职务、职称等有一定比例的折扣。一些老职工对此想不通,觉得以前的房子都是分配,凭什么轮到自己就开始拿钱了,因此好多人放弃了集资建房资格,依然等着分配。但我们这些年轻人却欢呼雀跃,因为凭我们的年龄和工龄,要想分到单元楼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所以,我们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虽然最终分到的是冬冷夏热的顶楼,但我们依然欢喜得不得了。

后来,我们也和大多数人一样,贷款买了一套商品房,虽然不大,但是有电梯、有物业,小区内有花园、有喷泉,环境优美。空闲时,我和妻子会泡一壶茶在窗前品茗赏月,看清香孤傲的茶花在水中轻舞飞扬。推开窗户,楼下的落花被风吹远了,喜鹊清脆地啼叫起来,黄昏时下了一场雨,停息之后,那月光淡淡地爬上树梢……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一砖一瓦有了房,一点一滴有了家。日子,需要的是知足,知足的人生才会有幸福。蜗居,我们很快乐;住在筒子楼,我们很高兴;住进了单元楼,我们为自己庆幸。但其实,不论住在哪儿,我们都很知足,这个世界,无论是小房子还是大房子,其实都只是一个空间,一家人的和谐温暖才能为这个空间填上留恋。

有爱才有家,无论这个家是蜗居小屋还是别墅大院。

70年2.jpg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