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 | 家乡厕所的变迁
2019-05-21 17:34:42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卢林洲

记得小时候,在我的老家随县柳林古城乡下,很少有人说“厕所”一词。上学读书后才知道,厕所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茅司”。

上世纪70年代初,我的老家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土砌瓦盖的屋子,离每家屋后两三丈远的荒地上或“阳沟”里(农村房屋后面的排水沟),都会埋上一个较大的陶缸,有的用树棍、草坯、草绳在茅缸后侧搭个棚子,这样,前面是房,后面是棚,没人“看见”,便成“茅司”了;有的干脆就是一个露天“茅司”,缸口敞开,无任何遮挡,一年四季,臭气熏天,偶尔遇上调皮捣蛋的孩子,一不小心就有掉进“茅司”里“泡澡”的经历。

上小学的时候,父亲煞费苦心,在对房屋翻盖时,把“茅司”前移到与猪圈并排的外侧,借着猪圈的一面墙,再用土坯砌上两面墙,形成三面墙,然后用山上的松木把相对的两面墙连接在一起,上面用稻草铺顶,对没有砌墙的一面特地挂上母亲熬夜编好的一条稻草帘子,这样一间安全可靠、温暖舒适的土厕所就建好了。由于方便时比原来舒服多了,我常常会幸福地带上一本小人书“占着‘茅司’不拉屎”,害得大人要经常喊几遍才肯出来。印象中,母亲常低声念叨:“茅司”又满了。于是,母亲就用“浇瓢”把粪便舀到粪桶里,再挑到田间或菜地里浇庄稼。

初中毕业那年,一次回家,我忽然发现一个“奇迹”:隔壁幺叔家的“茅司”突然大变样,居然是用红砖砌的墙,黑瓦盖顶!母亲说,你幺叔真有“本事”,把“茅司”的“缸”换成了“坑”,全都是水泥、砂子与砖头砌的,这要花多少钱啊!

我好奇地跑去看,但见幺叔家的茅坑大大的、深深的,容量比我家的茅缸要大两三倍呢!还有,中间用木板隔开,分男女入厕,厕帘则用雪白的双层蛇皮袋缝制,结结实实,清清爽爽。我们像看“稀奇”一样地欣赏着幺叔家的“茅司”。幺婶笑着对我说,你喜欢就过来“上”吧。可母亲听见了,低声提示说:“肥”给了人家,自家菜园子还要上粪呢!

记得那是上世纪90年代,随着新农村建设步伐的加快,我的家乡也在急剧地变化着。一幢幢别墅连在一起,让人认不出来这里究竟是村庄还是集镇。跟着变化的便是室外厕所,砖墙瓦顶、瓷砖贴面,标有“男、女”字样的木门告诉人们对号入厕,已完全与城市的公共厕所一样。

今年清明节回老家祭祖,发现村民家里也建起了室内卫生间,瓷砖贴的墙面,带盖的蹲便式抽水马桶,用时翻盖,用罢冲净盖好,清洁卫生,一尘不染。听老乡们说,这些都得益于“美丽乡村建设”和“厕所革命”带来的新气象。他们还向我打听,哪儿有卖那种会自动亮灯的智能马桶,坐上去后,不仅会对屁股进行自动按摩,还有优美音乐播放,你离开的时候,会自动冲水,自动为你冲洗屁股,连卫生纸也给省了哟!

所见所闻家乡的这些变化,真让人感叹时代的进步与变迁。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