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麦梢黄 女看娘
2019-05-24 16:29:14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 秦延安

小满前后的阳光,如长了翅膀般,在田野里日益强劲。那些原本青涩的麦子,便如相亲的女子,羞羞答答地涨“黄”了脸。“麦梢黄,女看娘,嫂子争着要吃糖”,这是流行于乡间的民谣。小满前后,麦子见黄,丰收在望,一个个出嫁的女儿便携夫带子回娘家,俗称“看忙”。

北方地区,盛产小麦,小满之时,颗粒饱满的麦子如孕妇般即将临产。那绿中见黄的身影,积蓄着农民一年的憧憬。家家户户,大人小孩,摩拳擦掌,收拾农具,碾场补簸箕、淘粮磨面,准备迎接夏忙。此时,已经出嫁的女子,分外牵挂娘家情况:不知年岁渐高的父母腿脚是否灵便、收庄稼的准备工作是否做好、家里的哥哥弟弟是否懂得疼怜二老的辛劳……这牵肠挂肚的心情,让女儿寝食难安。

旧时,小满正是农村青黄不接的时候,也是家家准备夏忙的前奏。父母粮食够不够吃、身体好坏、麦子长势如何等,更是出嫁女儿牵挂的事。但受制于礼教,出嫁的女子不能随意回娘家,既怕公婆不愿意,也怕回去嫂子弟媳有意见,在这种两难的境况下,便有了“麦梢黄,女看娘”的习俗。堂而皇之地带上孝敬娘家父母的礼物,既堵住了公婆的口,也捂住了嫂子弟媳的嘴。回娘家看娘,是一个女儿想家的心声,也是孝敬双亲的一种方式。特别是新出嫁的女子,礼仪更重、礼品更多,其中最多的就是花馍。

记得小时侯,爷爷奶奶还在世。每年小满前的两三天,姑姑都要回娘家“看忙”。那时的日子苦,特别是小满之际,粮仓快见底了,家里连黑馍都吃不上,饥饿如影相随。因为姑夫在城里工作,姑姑家境况略好些。每次来,除了给爷爷奶奶带茶叶、糕点、白糖之外,姑姑还会提一篮子馒头,既有盘子大的各式花馍,还有拳头大的玲珑花卷。新蒸的馒头,热乎气儿似乎还没散尽,浓郁的面香顺着篮子缝隙挤出,让人忍不住直吞口水。姑姑和爷爷、奶奶忙着说话,问身体、问近况、问庄稼长势,而我们的眼睛则直勾勾地盯着那放在柜台上的篮子。一阵寒喧之后,奶奶注意到了我们的馋相,便颠着小脚,揭开篮子盖,给我们兄妹六人一人一个花卷。在姑姑的谦让下,奶奶和爷爷才分一个。那一个个雪白的花卷,握在手里就像婴儿的皮肤一样富有弹性,吃在嘴里绵软舒适、油盐尽香、分外香甜。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爷爷奶奶满脸的爱怜,姑姑叮嘱道:“慢点儿吃,别噎着。”吃过午饭,姑姑就要回去了。走时,奶奶会给姑姑的篮子里装上自己积攒的鸡蛋、新摘的杏子,还有地里长的青菜,一家人还会一直将姑姑送出村口。来时,一篮子爱意;回去,又是一篮子爱意。“看忙”,既成为一个女人想念双亲体贴娘家的一种形式,也是父母对出嫁女儿的另一种关爱。

时代的进步和思想的改变,让现在的女人已不需要借“看忙”的名义回娘家,想回任何时候都可以回,但“看忙”的礼俗却一点儿都没变。一来一去,亲密无间,相互沟通,彼此关怀如小满的阳光一样丰盈。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