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最后一锅粽子
2019-06-10 10:21:51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刘 希

他幼年丧父,怕他受委屈,寡居的母亲执意不肯再嫁,含辛茹苦地把他抚养成人。那一年,他成了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母亲的骄傲挂在脸上,逢人便说:“等他毕业,我就跟着他享清福了。”

他果然不负母亲所望在城里安了家、立了业,还娶了个城里媳妇,但他并没有如母亲所愿把她接来一起住。因为,他知道漂亮的妻子对母亲的“戒备”,他知道母亲的生活习惯与妻子的差异,他不想让自己夹在中间为难。整整10年,母亲去他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他邀请母亲一起住的念头也一年比一年淡。他总是这样安慰自己:等儿子大了,时间长了,妻子也就能容下母亲了,那时把母亲接来也不迟。

那天,他和妻儿正在逛街,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高兴地告诉他:“我煮了你最爱吃的红枣粽子,明天回来吧?”他“嗯”了一下,又赶快摇头,想着一路的颠簸和妻子的愁眉苦脸,便不耐烦地说:“算了吧,我明天可能有事儿。”怕母亲唠叨,他赶紧挂了电话。可是孩子却听到了,忙问:“是奶奶叫我们回家吃粽子吗?我最爱吃奶奶煮的粽子了,反正明天我不上学,咱们一起去奶奶家吧,好不好?好不好?”儿子不停地央求着。

其实,自过年回家后,他已经有小半年没有回过老家了,给母亲打电话的次数也很少。母亲喂了鸡、鸭、猪,虽然他喜欢吃,却越来越闻不惯那种味道,那个又臭又破的家根本没法和城里的舒适小家比。每次回去,他也难得住上一晚,即便住,也是大早上起来早早回家。但如今他的宝贝儿子说要回去,他和妻子就不得不从了。

到家时已是晌午,往常,母亲的门是开着的,那天却是紧闭的。打母亲电话,老是关机;问邻居,都说没看见;他喊母亲,根本没有应答声……有人突然提醒:“莫不是你妈突然生病了?”他这才发现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他颤抖着打电话叫来开锁公司的人……

门被打开了。那一幕,他一辈子都忘不了:母亲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眼睛瞪得很大,已经没有了气息;屋子的一角,一个锈迹斑斑的煤炉上放着一个锅,锅盖敞着,粽子堆得像个小山,尚有余热。

母亲死于煤气中毒,母亲因为一锅粽子而死,母亲因为煮他爱吃的红枣粽子永远地离开了。

自此,那最后一锅粽子,便成为了他心底永远的痛,他再也不吃粽子了。有时,听到儿子背朱自清的《匆匆》那篇散文里写的“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这句话时,他更是伤心欲绝:母亲走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如果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想放弃一切换母亲活着,每天陪着母亲好好生活。

时光匆匆,我们总是以为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尽孝,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惟有爱在当下,才不会留下“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

趁现在,好好爱你身边的人吧!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