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儿时农忙季
2019-06-21 15:11:59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戴建高

小时候,我在浙南楠溪乡下长大,有麦稻假。一临农忙,学校应时放假,全民出动。

割麦时,天气转热,我家一亩三分地,可真是够父亲、姐姐我们仨忙活的。那时,扛稻桶、上稻梯、脱粒、扬场、束麦秸,我样样都会,而且比姐姐还要快好多。晒着太阳,麦芒顺着汗水流过的地方,不但直戳你裸露的每一寸肌肤,还伤及衣内肉身,似被严刑拷打过一般。然而,想到能让周身细胞沸腾的“尝新麦饼”,精神立马又回来了。“尝新麦饼”,是指将刚刚收割的麦子晒好磨成面粉而做的麦饼。尽管母亲做的“尝新麦饼”皮厚、馅儿淡,又不均匀,但它的味道是我一生的惦念与回忆……

麦收完毕,麦子归仓。接着,除田草、铲田埂、烧火粪、灌水、犁田、耙田……有的田还要反复翻耕数次、晒垡,方能插秧。这段时间,人劳牛更疲。牛儿日夜耕地,常有落泪,甚至还有累死在田头的。遇上“善解牛意”的农人,会适时给牛补给好草、番薯干、麦麸等,更有人不惜用竹筒给牛喝黄酒,补身子。

那时候,耕牛大约是农家最值钱的“物件”了。几乎挨家挨户都养牛,有的人家还会养三四头。邻村每月一次“牛市”,可热闹了。村里的松哥,每日放牛二三头,晚归的牛儿,腰身鼓突,真是羡煞旁人。不过,他还有绝活,能将拳头塞进嘴里,听到鼓掌喝彩,轻松取出拳头。我那时也喜欢放牛,试着用树叶做哨子,哨声悠远,能暂时忘却牛虻、蚊子的叮咬。

记得10来岁时,我便开始学插秧。12岁那年,我独自插秧的速度不比大人慢。插秧时,要撸袖卷裤,弓腰半蹲,随着手沉苗落,瞬间眼前爬满“绿格”。插秧是有诀窍的,移动身子时,左手手指剥离秧苗,右手接续,如此往复。秧苗深度也大有讲究,太深影响秧苗生长,太浅会让秧苗漂浮上来。

有一年,我们将岭根一亩田拉线下秧,行列对直,令过往行人叹为观止!

流年似水,转眼已30多年不再亲历割麦、插秧、割稻等农事,少时“读书伴农”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反倒是,今年端午节前夕,在乡下岳父家屋后,再睹田地一派麦收后的景象:鸡儿啄食、农人晒麦、处处烧火粪,随着此起彼伏的噼噼啪啪声,浓烟升腾,熏黑半边天空,直叫低飞的麻雀,仓皇逃遁。

这一场景,顿时让我想起了30多年前幼时农忙的“非常”表现,赶忙拍了数张照片留作纪念。

这一场景,也与宋人翁卷笔下所描写的“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采了蚕桑又插田”的乡村农忙景象无异。

只是如今,鲜有蚕农,农事还是年年如期而至。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