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生命之殇
2019-06-21 15:12:21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李仙云

夏至之名是出自《恪遵宪度抄本》:“日北至,日长之至,日影短至,故曰夏至。至者,极也。”作为二十四节气之一,这是白昼最长的一天。季节周而复始转动至此,大自然就像打开了一个色彩斑斓的万花筒,映入眼帘的都是极致之美,灿烂的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折射出丝丝缕缕的醉人光晕,花草树木葱郁葳蕤,羽毛艳丽的鸟儿在合欢花间跳跃啁啾……

可在这妙曼诗意的季节,在漫漶岁月的那头,30年前的夏至,却是我今生最啼血含泪的日子。那时的“夏至”,就是我生命中一个不可触碰的符号,因为它承载了我的苦痛和难以言说的生命之殇。

那年农忙假期间,我正欲奋战一番准备期末考试,可灾难却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在我那个17岁的花季年龄,如一场人生飓风向我袭来。

平时最疼爱我的大姐,因婚姻不幸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回到了娘家。善良厚道的她,婚姻似乎走进了死胡同,在受尽凌辱折磨并付出所有努力后,依然换不回那个决绝无情的“薄情郎”。她像步入了人生的迷宫,耗尽所有情感与心智,依然迷雾一团,看不到希望,也无力迈出那个人生旋涡,直至最后,精神彻底在无望中崩溃……

目睹了这一切的我,内心就像被一个烧红的烙铁在心上灼烫了一番,在大姐歇斯底里的哭喊声中,惊悚而又心碎。我在大姐的痛苦悲绝中,魂魄似乎也受了惊吓,开始整日整夜地失眠,搞不懂人性为何如此善变而可怕,觉得人生了无生趣。那段日子,花季年龄的我就像灵魂出窍了一样,原本年少无忧、色彩斑斓的日子,竟一下子被过滤成了灰暗色,整个人都像霜打的茄子,精气神在一点点溃散,变得生无可恋。

那个夏至,正是琼瑶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几度夕阳红》热播之际,所有的人都兴致浓浓地围绕在电视旁,惟有我,似一个魅影般在外游荡,毫无目的,毫无方向。在那个夕阳残血的夏至黄昏,我一步步攀爬在山路间,四周芳草萋萋,野花缀满枝间,清风不时吹乱发丝,山间虫鸣鸟叫,周围静谧中透出一丝诡异,几堆坟茔似雪豹之眼虎视眈眈,让我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平时胆小怯懦的我,是从不敢涉足此地的。站在山巅俯瞰那一片开得灿然的荷花时,我眼前晕眩,随即从山崖坠落滑下……此后,我就成了一名“轮椅族”。

那个夏至黄昏,注定是我人生的一个分水岭。至此,我的健康,连同我年少时的快乐、我的高中生涯,都如冰封般冻结在了那个日暮烟霞的薄暮时分。

又是一年夏至时,光阴荏苒往事如烟。所有的过往苦辣酸甜都是为了今天的成长而积淀,苦难烦忧即福祉,坎坷羁绊犹如荆棘上的花朵,所有这一切,都如一坛陈年老窖,早已被岁月酿造得别有一番滋味,让我变得越来越坚强独立自信。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