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师傅老宋
2019-06-28 14:34:53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 何铜陵

我总弄不明白,为什么师傅老宋每个星期天都会“失踪”,回来时还显得神神秘秘的。我问他,他总是吱吱唔唔地说:“上……上镇子了……”这里的乡镇离我们地质勘探队驻地有30公里,大部分还是山路。镇子上到底有什么吸引他?

师傅老宋,老家在皖南山区一个偏僻的乡村,高中毕业参了军,在部队时负了伤,后转业到勘探队,平时走路总是一瘸一拐的。我是从地质学校毕业后分到野外工作的,心里憋着气,常没大没小地调侃师傅,叫他“老闷头”,好像他没有名字似的。他也不跟我起急,总是指着胸前的那枚“我是共产党员”的徽章,笑笑,不言语……

我家住在省城,处处感觉有优越感,平时喜欢指手划脚,支使得师傅团团转。有位工友曾当面斥责我,让我尊重一下老同志。我偏不服,挥拳打过去,打碎了他半个门牙……还有一回,新谈的小女友要来驻地玩耍,我叫师傅上山采花弄草,说是要美化宿舍,弄个温馨的爱巢。我拍着师傅的肩膀问:“懂得浪漫不?”师傅憨厚地摇摇头。后来,我听工友说,师傅那夜被我晾在外边,冻得够呛,后半夜忍不住钻进乡村草垛里取暖……至今想来,我仍愧疚不已。

就在师傅频繁去镇上的那一阵子,师傅的儿子突然打来电话,哭着说,妈妈又晕倒了,让他赶快回老家看看。我见过师娘,苍白且单薄,一不小心都能被大风吹倒。师傅却说,相亲时妻子白白胖胖的,婚后侍奉婆婆、照料儿女,还要耕作几亩地,硬是累出了毛病,前些年就患了肾炎,后来被确诊为尿毒症了。

师傅回到家,不敢抬头看妻子,因为他知道妻子心里有太多的积怨,只是隐忍着不说出来——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一直在地质勘探行业冲锋陷阵,很少回家、照顾家庭,聚少离多的生活,就连给妻子的精神抚慰也是屈指可数。师傅想到这儿,转身冲进大雨中,喘着粗气,双拳不停地捶着脑袋,发誓要治好师娘的病。后来,师傅曾对工友说,全机台的人都或多或少借钱给他,就是自己的徒弟不肯借,说要追求浪漫,给女朋友买钻戒。还让大家说说看,他老宋是借钱不还的人嘛?

师傅其实明白,单凭他那点儿工资,想攒够40万元的肾脏移植手术费,几乎是天方夜谭,何况还要等待肾源。他跪在地上,泪涕交集地恳求医生,说自己能做到的,就是把自己还算健康鲜活的肾脏取出来给妻子,让她重生。其实,他更清楚,妻子活着,家就在,幸福就在……当他和妻子配型成功时,师傅咧个嘴笑得像个孩子。

手术前,师傅笨拙地搂着妻子,把儿子下载的歌,用手机放给师娘听: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我还依然把你/当成手心里的宝……

移植手术非常成功,面对记者的镜头,师傅笑着说:我没有其他男人有钱,更不懂得什么是浪漫,我能做的,只有把身体的“零件”拿出来,给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等我死了,我就把我所有的“零件”全部捐出去,延续一个又一个生命……

看到报道时,我和工友们从心底佩服他这个“有种”的劲头,认为他才是真正的男人,负责任,有担当,他和师娘才是真正的浪漫……

那天,我接到师傅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让我打开他床底下的小木箱,拿出他的医保卡寄给他。当我打开木箱时,一下子惊呆了,因为里面都是一张张未中奖的福彩彩票,每张一注两元……

霎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明白师傅为何每周不辞辛苦地去小镇,他分明是揣着一份急切的期盼和灼热的爱啊……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