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变“上访”为“上进”——安徽淮南城乡建设局驻徐王村扶贫工作队侧记
2019-10-21 09:43:16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龚后雨 毛顺录

金秋十月,正是收获的季节。走进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朱马店镇徐王村,田野里金黄色的稻穗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摇曳,空气中弥漫着丰收的味道。房前屋后,随处可见的柿子树上果实累累,伸手可及。见有陌生人进村,几只小狗“汪汪”地叫起来,惊得树上的喜鹊“噗”地一声飞走了。

“徐王村以前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自从2017年淮南市城乡建设局扶贫工作队驻村以后,我们村一天一个样儿,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5%降至现在的0.3%。2018年,我们村顺利脱贫2户、9人,今年计划再脱贫1户、2人,实现贫困户全部脱贫。”徐王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刘华飞说。

在徐王村土楼队,记者见到了成功脱贫的刘来到,他正在给牛喂草。虽然正值中午,刘来到却毫无倦意,干劲十足。“我家这两头母牛都怀上了,很快就能生小牛犊子。”刘来到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笑着向记者介绍起养牛秘籍,“我在牛棚里安装了大音箱,经常放流行歌曲,牛听了长得快,我听了心里也舒坦。”

说起以前的刘来到,没有人不摇头。因为家里穷,他30多岁时还是光棍儿,后来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组建家庭后,孩子多、收入少,患病的妻子还时不时离家出走,家庭日常生产生活基本全靠刘来到一个人。他又不能外出务工,日子过得可怜巴巴,靠亲戚朋友和邻里接济生活,甚至隔三差五地缠着村干部批条子吃“救济”。

家里缺衣少食,上访;超生的孩子上不了户口,上访;低保办不下来,也上访。刘来到经常到镇里、县里、市里上访,有时还去省里,村镇干部、镇派出所民警经常接访,疲于应对,也没有好的办法。上访成了刘来到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他也成为全县出了名的上访户。

2014年,刘来到家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2017年5月,淮南市城乡建设局扶贫工作队驻村后,了解了刘来到的特殊情况,决定把他家作为帮扶重点。

“我们要把各项帮扶政策用足用好,决不能让刘来到这样的贫困户掉队。”扶贫工作队副队长於正春告诉记者。近年来,刘来到家先后享受了危房改造、教育扶贫、健康扶贫、产业扶贫、社会兜底等一系列政策,年均享受国家补贴和资助金累计5.68万多元,这还不包括社会慰问金和慰问物资。

扶贫工作队帮助刘来到把破败的房子修好了,院子铺垫平整了;所有孩子上学免除了学杂费,还享受小学生生活补贴;免缴新农合医疗,看病就医有了“351、180”政策兜底保障,自费费用极少;种植养殖享受直补到户政策;空调、电视、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也用上了,出行有摩托车和电动三轮车……全家生活渐渐有了起色。

刘来到实实在在感受到“当贫困户的好处”,却也慢慢地滋生了“等要靠”思想——不求自身发展,专门在家潜心“钻研”政策。他对扶贫政策了解得门儿清,对村镇干部不信任,不配合工作;人际关系紧张,对人冷漠,但凡开口必呛人,好像谁都欠他似的。

受惠于国家扶贫政策,刘来到却成了“另类”贫困户,这让很多人没想到。

他的冷面孔没有难住扶贫工作队,工作队队员经常到刘来到家走访。於正春作为包户干部,常常给孩子们买零食、补功课,有时还帮刘来到拉秸秆、堆草料。刘来到的打草机要三相电入户,於正春积极帮他到乡供电所协调解决。刘来到要申请低保补助,於正春就帮他填表格、写材料。工作队员栾昶不仅常常把自家孩子的衣服拿来送给刘来到,还利用自己擅长书法的优势,给他家送去励志春联。

一来二去,扶贫工作队和刘来到家人熟悉起来。孩子们只要看见於正春,就会喊着叔叔亲热地围拢过来。刘来到也愿意和扶贫工作队说心里话了:长期以来,他一直认为镇村干部和群众拿自己当累赘、瞧不起,慢慢变得“破罐子破摔”。这几年,虽然低保、残补、危改等政策享受一样都不曾少,但刘来到告诉工作队员,“自己过得并不开心”。他也想做儿女眼里的好父亲、妻子眼里的好丈夫、乡亲眼里自强自立的好村民。

了解了刘来到的“心病”,扶贫工作队“对症下药”,经常推心置腹引导他:“扶贫是从中央到地方的一项基本国策,不是施舍也不是怜悯,而是帮大家想办法、找出路,过上好日子,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要想别人看得起,自己必须先争气。”

工作队员语重心长,刘来到意识到自己过去认识上的错误,诚恳地表示要好好干,做脱贫致富的标杆。

“如果没有党的扶贫好政策,我这一大家子真的没办法活了。我也要上进,不做出样子来就对不起大伙儿。”他由衷地感叹道。

扶贫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胡晓勇告诉记者,通过政府帮扶,刘来到这几年精神面貌变化非常大。听说他有搞养殖的想法后,工作队决定从这条路起步,引导他发挥家庭养殖技术的特长,挖掘自我发展潜能。

在国家政策扶持和工作队鼓励下,刘来到信心满满地搞起了家庭养殖,承租附近村民一片废弃的宅基地,花3000元搭建起养殖大棚。鸡鸭喂起来,牛羊养起来,扶贫工作队又送来2000元饲料款,刘来到脸上的笑容慢慢多了起来。

“我前几天刚刚卖掉一头小牛犊赚了一万多块钱,还卖了20多只羊。家里花销不愁了。”刘来到说,“我现在再也不会上访了,也不愿为几十块钱去缠着村干部批条子,有那时间还不如多打些青草喂牛。”

“我要为大兄弟点赞。”刘来到的妻子看到有人在自家牛棚旁说话,赶紧抱着孩子走过来,冲着於正春竖起大拇指。

在刘来到家的堂屋中央,端放着用镜框装裱的营业执照。2018年7月31日,朱马店镇“刘来到养殖场”正式注册成立。“我现在虽然只有两头牛,但很快就会有4头,今后还会变成8头、16头……我的养殖场会越来越大。”说起未来的日子,47岁的刘来到浑身都是劲儿。

“我们把精兵强将派去驻村扶贫,就是要真扶贫、扶真贫。脱贫攻坚的路上,不能落下一人一户。”淮南市城乡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熊寿宏表示,像刘来到这样的贫困户,只要积极引导,帮助他树立信心,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红火。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