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父爱千钧 何以斗量
2020-03-20 10:54:36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王 欣

原本打算春节值完班就回老家的,可谁知疫情暴发,我只好作罢。前几天,父亲打来电话说,村里总算允许外出了,要来看看我。我劝阻他,疫情还没有结束,先别急着来。可他仍然坚持。

父亲到的那天,我是准备去接站的,可单位临时有事,实在脱不开身,只得让妻子去接。晚上加完班回到家,已经10点多了,妻子早已哄着女儿睡了,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客厅等我。见我回来,父亲马上迎上来,很认真地把我从上到下看了个遍,那架势就像要从我身上寻出宝贝一般。父亲边看还边嘟囔着:“气色不赖,就是比先前瘦了些!”

一番嘘寒问暖后,父亲把一个用尼龙绳捆扎的旧皮箱拉过来,麻利地解开绳子,打开鼓鼓囊囊的皮箱,里面是塞得满满的东西。

他先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是红枣年糕。“出门那天,你娘现给你蒸的,就知道你爱吃这个!”父亲笑着对我说。

随后,又拎出一个白色布袋,里面是小米。“你上次不是说,有事情请邻居小李帮过忙吗?这是咱自家产的小米,不施化肥不用农药,你送给他,他肯定会喜欢。”

接着,他又捧出一个纸盒,里面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粉条。父亲说:“这是咱自家做的红薯粉条,筋道着嘞!知道亲家母喜欢吃粉条,这是专门给她带的。你们要知道感恩,她给你们带孩子,辛苦着哩!”

后来,父亲又拿出了细玉米面、红薯干……有些是给我的,大部分是让我送给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的。其实,那些人都是我无意间跟父亲聊起的,没想到他竟记在心里了。

我找来塑料储物箱,把父亲带来的东西放进去。当弯下腰想要搬起时,我才发现,这些东西至少有五六十斤重,对于年轻力壮的我来说,还要憋住一口气才能一下子把它搬起来。可父亲,已经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了,他从老家来,要先乘公交车到县城,再换乘大巴车到省城,然后再转乘火车,父亲的体格又很瘦弱,带这么重的东西,对他来说谈何容易。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阵酸楚。

于是,我想着要劝父亲多住些日子,多陪他唠唠家常。然而,次日我刚下班回来,父亲就要我帮他买返程车票,说老家二叔来电话,催他回去帮忙打理牛场。我和妻子都极力挽留父亲,可他执意不肯。

第三天早上,送走了父亲后,我给母亲打电话,嗔怪道:“您瞧瞧,来了没两天就吵着要回去,瞎折腾……”

母亲叹了口气,说:“你知道个啥,他是想你了,就想去看看你。再加上大年初四你电话里的声音有气无力的,还咳得那么厉害,问你身体咋啦,你总说没事儿。大年初六,你爹打你家里电话,是孙女接的,孩子说你去医院了。那几天,你爹心里可不踏实了,他叨咕着要去看看你……这不,还想着再带点儿土特产,帮你还还人情……他这是看你身体没事儿放心啦,就赶紧回来了……”听着母亲的话,我的眼眶湿润了。

突然想起来那晚我加班回来,父亲看到我时的那急切而又焦虑的眼神,再转身看看父亲带来的土特产,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父爱千钧,何以斗量。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