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能科技  > 正文

释放绿色发展新动能

时间: 2018-01-15     来源: 中国建设报

 何卫东 张瑞兵

绿色是永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和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的重要体现。绿色发展理念立足我国发展实践,依托科学发展规律,明确表明了只有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才能真正实现绿色富国、绿色惠民。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纳入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无疑为维护绿色生态注入新动力。坚持保护生态,实现绿色发展,永续保护绿水青山,是党中央的重大战略部署,是圆梦全面小康、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举措。

岁末年初,各地相继开展环保考核,虽然“绿色GDP”考核受到重视,但因发展理念、考评指标、制度执行、晋升机制及部门协调等多因素的限制,体现生态文明要求的领导干部绩效考核机制仍未切实建立。部分领导干部依然过度纠结于GDP的总量与增速,简单地将经济建设与生态文明建设对立起来,认为加大企业治污力度是对欠发达地区的过高要求。这种认识上的不到位,直接导致生态考核流于形式,生态环保制度摆在纸上的多、动真格的少,耕地、水资源、大气等资源环境类指标在政绩考核中被刻意淡化,系统完整的绿色考核内容、标准、程序和方法有待建立。解决这些问题无疑对做好新的一年环保考核工作具有积极意义。

尊重自然,积极发展区域特色生态产业

要生态不是不要发展,不以GDP增长率论英雄并不是不要GDP。以往的经验教训启示我们,仅仅靠山吃山,只利用不保护,坐吃山空不行;反过来,如果单单守着绿水青山,不会科学利用,不善永续利用,也换不来金山银山。让老百姓积极参与自然保护,关键是要帮他们找到替代生计,依托生态优势,打生态牌,走生态路。

生态补偿是一种“输血式扶贫”,本质上还是“等、靠、要”,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开展“造血式扶贫”,赋予保护地区以自我造血功能,帮助贫困者生产自救。要坚持以“两山论”为指导,以创新理念引领绿色发展,在保护好绿水青山的前提下,结合地区情况, 实施“生态+产业”发展工程,探索个性化绿色发展之路,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双赢,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绿色银行”。

人类发展活动,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在这一前提下,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为了使大自然更好地为人类服务,可以适度开发、改造自然。对自然进行有限度的、科学的改造,对环境实施有利的改变,不但不会破坏生态环境,还可以让自然在为人类服务的同时,减缓生态退化,使生态增值,实现更好的保护。

在对自然的开放和利用过程中,要严格落实“三线一单”,即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和环境准入负面清单,强化空间、总量、环境准入管理,确保发展不超载、底线不突破。当然,这种对自然的开发、改造和利用,必须慎之又慎,必须经过严格而充分的科学论证,必须依法有序进行,必须确保生态保护与扶贫开发双赢,严防开发活动失控,严防由此导致的生态破坏。

优化环保考核方式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生态环保不仅是重要的民生工程,更是生态文明的重头戏。加大环保考核权重,既是政治需要又是转型发展要求。到2020年,我国要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生态环保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突出短板,短期内必须打赢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战役”,地方党委政府重任在肩,加大生态环保考核权重势在必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生态环境质量的改善期待强烈,加大环保考核权重也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讲,生态环保考核权重不但要加大,而且比重还应有大幅度提升。

环保涉及面广、技术性强,很多工作内容需要日常工作管理台账资料作为支撑,有的还要向公众调查求证,这样的考核结果才能取信于民。政府目标管理机构“闭门考核”方式难以考出真情实效。因此,应由地方环保部门将生态文明及生态环保工作目标任务考核细则下发给被考核单位,年底考核应深入一线,采取听取情况介绍、实际抽查现场、查阅档案资料、走访当地群众、核查技术数据等方式,同时邀请群众代表参与,见证考核过程,增强考核工作透明度和全面性、可信度。

完善环保考核内容应以地方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保五年规划、国家及省(市)政府生态文明及生态环保部署和本区域生态环保实际工作任务为基点,完善本级生态环保考核内容。将当年上级部署的新任务、新增指标纳入考核内容,既涵盖环境治理、环境质量、生态保护、环保设施建设及投入、水气声渣具体达标率等硬件内容,又涵盖资源利用、增长质量、宣传教育及知识普及、公众满意度、绿色生活(消费)等软件内容。此外,每项大内容要细划为若干小项,合理设置考核分值,应特设增、减分的项目内容,确保考核细则的可操作性、合理性和全面性。

现行的考核与奖惩形成了“两张皮”,涉及循环经济、绿色发展、生态建设等生态考核的结果,没有作为领导干部提拔任用的重要依据,对因决策失误造成重大环境损害的领导干部仅是偶有问责,对环评行业“红顶中介”、“花钱办证”、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违规现象的发生更无责任追究机制。

地方党委政府应充分重视环保考核结果,制定《生态文明建设及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考核奖惩办法》,对环保考核先进单位及其领导干部,要舍得给荣誉、奖金和提拔使用;在干部工资晋级上给政策,在干部提拔、使用、交流方面优先安排。对环保考核后进单位及主要干部,要实行评先评优“一票否决”,按照相关规定给予诫勉谈话、组织约谈、情况通报,造成重大环境安全事件的依照规定严肃问责,考核结果向公众公开,作为领导干部任期审计、离任审计和生态环境资源审计的重要参考依据。

建立经济发展“显绩”和碧水蓝天“潜绩”考核体系

生态环境是生存之基,生态文明更是一种公共福利。当前,越来越大的资源环境压力和生态环境风险对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了新挑战、新任务和新要求。从治理机制来看,强调用改革的办法将生态文明体现在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等社会经济活动的各个环节,建立健全严格监管、多方参与的生态文明建管机制,把对环境损害降低到最小程度将成为全社会的共同目标。从落实责任来看,“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与“政绩考核体系”将成为领导干部履职新指标。

构建领导干部绿色考核指标体系。将生态文明教育纳入干部培训计划,引导领导干部全方位认识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紧迫性与复杂性,准确把握生态文明建设的内容与主线。在此基础上,转变考核理念,淡化GDP考核,建立经济发展“显绩”和碧水蓝天“潜绩”相结合的领导干部政绩考核体系。前移绿色绩效关口,建立健全以改善环境质量为核心的领导干部决策体系,让“绿色元素”成为干部作决策、谋发展的重要标杆,促进领导干部切实将生态文明建设理念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

绿色发展既是我们一直努力追求的目标,也是发展的当务之急。站在2018年新的起点上,我们要认真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始终坚持把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牢牢抓住绿色发展的历史机遇,坚定不移地打好绿色发展攻坚战,激发环保市场,释放发展红利。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