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能科技  > 正文

环境数据造假需用法规遏制

时间: 2018-04-16     来源: 中国建设报

吴学安

人为干扰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问题有禁不止。生态环境部日前公开通报了七起这样的案件。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对国家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网自动监测站点(以下简称国控站点)组织检查时发现,云南省红河州、江西省吉安市、湖南省邵阳市和常德市、江苏省徐州市、湖北省襄阳市、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六省(区)七个城市国控站点受到喷淋干扰。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强调指出,将对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构成犯罪的,依法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此前,原环境保护部发布对28个城市的督察通报,发现一些痼疾,其中“花式造假”再次闯入视线:部分企业在监控设备和监测数据上动起了手脚,有的偷天换日,有的暗渡陈仓,有的企图蒙混过关,个别企业的造假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比如督察组发现,河北省唐山福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擅自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数据无法传输到监控平台;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丰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在线监测数据甚至为负数。

自“史上最严的环保法”施行以来,环保部门虽然不断加大对环境污染的督察力度,但个别企业没有意识到当前环境污染的严峻形势。他们不考虑如何减少污染物排放,不考虑如何优化生产结构,却动些饮鸩止渴式的“歪脑筋”,把精力放在如何对抗环保督察,如何造假环保数据上:如有些“阉割”在线监测仪的检测面积,有些索性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器。这些企业无视相关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只考虑自身的经济利益,忽视了企业理应恪守的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

眼下,一些企业之所以在环境监测上玩“花式造假”,造假现象层出不穷,屡禁难绝,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方面,环境监测数据与企业运营成本和经济效益密切相关。为减少治污减排的成本支出,一些企业不惜以身试法,篡改、伪造监测数据。虽然很多企业按要求安装了运行在线监控,但设备的采购运行费用却需自理,导致一些企业与在线设备运营方共同造假。另一方面,企业想减少设备、人力等成本费用的支出,同时利用虚假数据来掩人耳目,逃避上级监管和处罚。有关主管部门责任不清、作风不实、检查不勤、把关不牢、监管不严和打击不力等诸多问题,自然给了那些不良企业以可乘之机和侥幸心理。如环保部门监督性监测每季度一次,存在周期过长和监督真空,无疑让企业造假有空子可钻。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由原环境保护部、发改委、公安部等十部门以及北京、天津等六省市人民政府共同制定的,迄今为止最严格、最具可操作性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发布。2017年10月1日起,凡存在瞒报漏报涉大气污染物排放“散乱污”企业集群的,纳入环保督察问责。《行动方案》指出,将严厉打击监测数据弄虚作假,保证环境监测数据的公正性和权威性,一经发现干扰监测数据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堵住环保数据造假的漏洞并非一日之功,需要持之以恒,多方配合。要杜绝环境监测“花式造假”,必须依靠环境监管的“措施较真”,采取多种措施,使“花式造假”者无生存空间。一方面,应尽快完善环境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特别是要在立法上加大行政处罚力度和刑事处罚力度,形成法律威慑力,让那些屡教不改的污染企业倾家荡产。另一方面,环保督察如同“猫捉老鼠”,企业“造假”的功夫不断升级,需要适时跟进。应尽快提高污染治理的科技水平,必须下大力气建立一套科学、完备的建设体系,全面准确反映污染物排放情况。同时,还可结合社会诚信体系建设,通过建立企业诚信体系,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通过建立“黑名单制”,提高违法成本,铲除环保数据造假生存土壤,让环境数据“花式造假”无机可乘,无处藏身。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