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决策参考  > 正文

难忘激情澎湃的四十年

时间: 2018-10-09     来源: 中国建设报

□ 武新才

1978年,改革开放的大幕在祖国大地上开启。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我和千千万万山村青年一样走出大山,立志去闯一闯、干一番事业。3年后,19岁的我参军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

作为新兵的我,正赶上引滦入津工程。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部队开挖了长达十多公里的地下隧道。白天,我们在隧道里施工;晚上,我们在连部集体学习。虽然地处偏远、条件艰苦,但是通过电视我们感受到了改革开放给祖国带来的变化。

1984年1月1日,我们集体脱下军装正式改工并入铁道部。这年也是农村土地承包到户的第一年、改革开放的第六个年头。兵改工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取消国家指令性工程任务,完全靠自己到市场上找活干。从兵到工,中间没有任何的铺垫和过渡。改革开放倒逼着我们跳出以往的思想观念,接收新事物、新理念,大胆创新、探索新生活。记得当时一位老将军说过,脱下军装就要自己找活。能干好工程就能生存并活下去,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久,我所在的工程队开始实行承包制,按劳取酬,多劳多得、不劳不得。没有了“铁饭碗”,开始竞争上岗,也有人“下岗”。工程队里仍采用军事化管理、纪律严明,大家经常开展思想大讨论、大辩论,争相比学赶超。

1988年,改革开放十周年,我告别了工程队,调到机关负责宣传工作,一干就是30年。30年里,我公开发表文章300多万字,出版发行多本书籍。这些文字展现了单位30多年的发展历史,也是一部微型的改革开放史,表达了我对改革开放40年最好的致敬。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创新拼搏的思想更加活跃,鲁布革工程管理模式等新事物不断出现。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的一片荒滩上,我们在铁道部系统开启了为大秦铁路现场制梁的先河,成为兵改工后单位淘回的第一桶分量最重的“金子”。随后,我们南下参与京九铁路建设,在江西省吉安市建梁场再创辉煌。1995年,我们成功走出国门在巴基斯坦承揽水利工程。之后,我们转战南北,在多条铁路建设中破纪录、立新功。在青藏铁路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上,在京津城际快速铁路、京石铁路等多个项目中,我们洒下了辛勤的汗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2014年,随着单位从小县城搬迁到天津市,员工的收入提高了、住房有了保障,医疗等条件也得到了改善。

如今,在祖国大地,高铁、高速公路、码头、机场、水利水电、地铁、房建、棚户区改造、市政等工程中,仍能看到我们奋斗的身影。

虽然已没有太多人知道,在神州大地上曾经有一支英雄的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但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栉风沐雨,餐风露宿,铁道兵前无困难”的铁道兵精神却一直在传承,并将继续传承和发扬下去。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