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慧城市  > 正文

拥抱数字经济 迈向智慧社会

时间: 2018-09-17     来源:

□ 郑志彬

受国际经济形势与我国经济结构性调整等因素影响,在当前的宏观环境下,中国发展已进入新常态,表现出以下几个主要特点:一是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二是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第三产业、消费需求逐步成为主体,城乡区域差距逐步缩小,居民收入占比上升,发展成果惠及更广大民众;三是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面对国内外新的经济形势和日益严峻的新挑战,经济发展必须由中低端转向中高端,坚持创新驱动和发展新经济。我国政府十分关注数字经济的发展,近年来密集发布了相关政策,数字经济的发展脉络逐渐清晰。2017年,“数字经济”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互联网+”深入发展、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让企业广泛受益、群众普遍受惠。数字经济已成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一环。

当前,全球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技术变革,曾经看似遥不可及的新技术已成为常态,技术进步体现在产业、社会和国家发展的各个领域,最新的前沿技术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在企业经营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企业将联接、云、大数据、物联网以及人工智能融入其核心流程和管理体系,以提升生产效率和竞争力。可以预见,我们即将迎来一个全联接、超智能的世界,将影响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经济的繁荣与发展。

数字经济成为新动能 推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6次集体学习时强调:世界经济加速向以网络信息技术产业为重要内容的经济活动转变。我们要把握这一历史契机,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

数字经济是我国当前所处的宏观环境下由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迈进的必然战略选择,既是推动创新、提升效率的重大举措,也是实现中国经济优化转型和健康发展的有效方式和抓手。数字经济的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应围绕着5大关键要素,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一是重构商业模式。传统产业因为数字经济的到来面临转型与再分工,传统的商业模式正在被重构。互联网的免费模式对传统产业进行了颠覆和破坏性创新,通过消除信息壁垒,交易的中间环节发生变化,规模化向定制化转变使产业分工发生变化,数据越来越成为企业的核心资产。此外,在数字经济背景下,新型交易、消费模式如共享经济的产生重新定义了传统的用户消费模式,以租代购的服务模式逐步形成;而区块链技术的出现、移动支付的盛行都将催生很多新型的经济发展模式。数字经济带来的成果,具有低失业、低通货膨胀、低财政赤字以及高增长的特点,重构了传统的商业模式。

二是提升劳动生产率。2013年世界银行的报告曾经提出,中国制造业产值虽然已经位居全球第一,但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总体水平与美国等发展中国家相对比,差距很大,甚至低于巴西等发展中国家。对于细分领域而言,在信息通信业,仅为美国的1/12,而制造业、金融业、房地产及商业的劳动生产率则分别为美国的1/10、1/9和1/6,我国仅批发零售业的劳动生产率在全球处于较高水平,但仍只是美国的1/4。在我国劳动生产率在全球处于较低水平的背景下,数据经济的有效利用与蓬勃发展会有力推动劳动生产率的提升。美国咨询机构的研究表明,在所有企业中,信息化利用率高的企业劳动生产率要比利用率低的企业高约60~90%,而在服务性行业中,对数字经济的资本利用为本行业带来的贡献率要高于传统资本利用的2~3倍。这一方面可以通过信息化利用促进流程改造与优化,另一方面大数据、物联网等的使用增加了生产自动化能力,显然数字经济的利用是提升劳动生产率的有效手段。

三是促进产业升级。我国当前正面临人口红利消失、制造业成本增加的大背景。据国家统计局关于各年龄段人口分布的数据,中国很快就会步入老龄化社会,到2050年,60~69岁年龄段将占据人口最多的年龄段,制造业的人口红利在逐步消失。同时我国还面临制造业成本增加的压力,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指出,若将制造业中使用的天然气、电力等成本核算进去,中国的制造业成本与美国制造业成本基本持平,已逐步丧失成本优势。

数字经济逐步渗透到制造业的各个环节,将促进传统行业生态链的融合变革,逐步提升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在营销、服务、研发和制造等环节,开放程度越高的产业链环节与信息化的融合程度越深,而距消费者越近的行业则融合环节越多,最终呈现产品个性化、制造服务化、过程虚拟化、组织分散化以及制造资源云化的特征。

四是推动万众创业。我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发达国家,中小企业作为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发挥着主导作用,例如根据相关机构的数据显示,意大利中小企业对GDP的贡献占比高达67%,而中国中小企业的GDP贡献仅为37%,远远低于很多发达国家甚至发展中国家。

数字经济创新传统的社会服务和生活,适合大量中小企业创业。在数字经济环境下,长尾需求一方面将推动大量中小企业诞生,给中小企业带来众多的创新机会,同时数字经济构建了适合中小企业发展的创新土壤,可有效推动我国中小企业进一步发挥作用,降低中小企业的创业门槛,大大提升中小企业的劳动生产率。

五是创造就业能力。数字经济可以提升对中高端人才就业的吸纳能力。世界银行展示了1993年~2010年发展中国家劳动力就业比例变化趋势,可以看到中国恰恰与其他国家完全不一样,其低技能岗位需求在不断下降,带来众多传统岗位的消失,尤其是体力劳动者的岗位,但中等技能的岗位需求却增长很快,而与此同时所有其他国家都是中等技能岗位在不断减少,这说明中国的中产阶段在快速崛起,这一点也说明了中国的制造业自身也在不断升级。

此外按照统计数据,中国在2014年有730多万大学生,同比美国是270万、德国是40万,经过这10多年的高校大发展,中国高教学历以上的人才已经达到1.2亿以上。数字经济应用越高的城市,对于中、高等技能的知识型人才就越有吸引力,越能吸纳中高端人才的就业。

数字经济将催生更多的就业岗位,满足城镇化人口转移需求。城市化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2030年中国的城市化人口预计将达到70%,这意味着未来10多年的时间还有3亿多人口要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如何解决这些人的就业问题是城市化的重要课题。通过信息技术创新满足城市化的各种服务,将为产业带来更加精细的分工,催生众多的新岗位,满足转移人口的就业。根据世界银行推算,在数字经济下,1个传统行业岗位的消失会带来2.4个新增岗位。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