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见智库  > 正文

北京城市复兴要紧紧围绕首都核心功能

时间: 2018-09-12     来源: 中国建设报

董 珂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绿色城市研究所所长 

要正确理解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视察新首钢地区时提出的文化复兴、生态复兴、产业复兴、活力复兴,就要从首钢搬迁这一历史事件的宏观背景来分析。

首钢集团将钢铁产业板块搬离北京,既符合“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要求,也符合“产业梯度转移”的区域经济学规律,还符合我国整体产业转型升级的需要。

一部分功能搬离,就会有另外一部分功能填充进来。北京新总规明确了北京全国政治中心、全国文化中心、全国国际交往中心、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四大功能定位。新首钢地区可将文化中心、科技创新中心作为重点功能予以引入,同时可兼顾特定的国际交往中心功能。

在此背景下,城市复兴这一概念蕴含着丰富的内涵。

首先,文化复兴是指文化的传承和弘扬。人类文明的流传离不开物质空间载体的传承和延续。吴良镛院士提出的“有机更新”理念就是强调城市更新过程中不能割裂文化脉络,应当在引入新功能的同时保护原有的城市肌理、风貌和优秀建筑遗存。对此,可采用“旧瓶装新酒”等方式,在老街区、老建筑、老构筑物中注入新功能,既能保留原住民和原产业的物质载体又能产生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

其次,生态复兴是指生态的修复和建设,是生态环境“补短板”的过程。首钢搬迁后,要对原场地的土壤和水环境予以治理,并在环境治理达标后方能引入新功能。在此基础上,逐步提升石景山、永定河的生态景观价值,再现“燕都第一仙山”的美景、建设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营造大疏大密的生态格局。

再其次,产业复兴是指产业的转型和升级。具体到新首钢地区,要依托所在的石景山区的传统产业优势,腾退钢铁产业的同时引入文化、科技等产业,并实现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的“嫁接”。冬奥组委办公区落户新首钢地区将进一步提升该区域的体育产业动力。此外,由于距离中关村科技园区相对较近且位于长安街西延长线上,发展数字智能、科技创新服务、高端商务金融、文化创意等产业,对于新首钢地区也是比较适合的。

最后,活力复兴是指活力的引入和集聚。活力的集聚主要依靠公共空间和公共服务设施的营造。城市公共空间的面积占比体现了一个城市的开放、包容、文明程度。纵横联通的“蓝绿网络”是宜居城市的重要特征。传统封闭式的办公区或居住区对集聚人气非常不利。“小街区、密路网”的模式能增加城市公共空间的占比和接触面,增加创新人才所需要的非正式交往空间,对培育创新活动非常重要。

任何一个城市的职能都包含“面向区域的专业性职能”和“面向本地的综合性职能”。这两种职能是同时存在的,并不矛盾。“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内涵是指北京要对“面向区域的专业性职能”进行遴选,只保留全国政治中心、全国文化中心、全国国际交往中心、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职能,放弃国家经济中心、区域制造业中心、区域物流中心等以往难以取舍的职能。同时,作为服务于一个有着2000多万人口的国际都市,“面向本地的综合性职能”对于北京也是不可或缺的。每一个居民都需要衣、食、住、行等基本物质生活,甚至更高质量的精神生活。如果将面向居民的生活服务功能迁出,北京就难以成为和谐宜居之都,也难以实现复兴。因此,北京要在“面向区域的专业性职能”中“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在“面向本地的综合性职能”中进行公共服务供给侧改革,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在城市复兴的进程中,国有企业是重要的参与者。像首钢集团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在城市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近年来,首钢集团主动通过产业转型实现新旧动能转换,主动通过“打开院门”实现融入城市,成为和谐宜居之都的重要名片。可以说,首钢集团找准了城市复兴和企业复兴的平衡点,开辟了一条以转型谋发展的道路,值得学习和借鉴。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