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齐白石笔下的“鼠趣”
2020-01-17 09:47:03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郑学富

鼠排在十二生肖之首,可是由于名声不好,古往今来的画家很少画它,即使需要,大多画个松鼠代替,可是国画大师齐白石却擅长画鼠,大概是因为他也属鼠吧。

齐白石生在湖南湘潭农村,当过农民、做过木匠,丰富多彩的农村生活使他的画很接地气。在他笔下,鼠辈们灵性十足,或活泼可爱、或狡黠刁滑、或贪婪可笑,真是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齐白石画的鼠大多和灯有关。如《鼠辈倾灯图》,画面简单,一盏油灯,光线昏暗,一只老鼠俯卧于灯前,尾巴高高翘起,仰望油灯,觊觎灯油。左侧题诗一首:“肆暴倾灯我欲愁,寒门能有几钱油。从兹冒黑扪床睡,谁与书田护指头。”诗后题字为:“一日画鼠辈倾灯图二幅,此诗亦书第二回。白石山翁。”此图应作于1930年,通过揭露老鼠倾灯偷油的行径,表达了对百姓艰辛生活的同情,发出“寒门能有几钱油”的无奈感慨。

白石老人的《油灯猫鼠图》则另有趣味。画面上,地上立着一根长竿,上悬一盏油灯,一只老鼠蹲于其上,贪心地盯着灯油,又惧怕地上的猫。猫雄踞于长竿之下,抬头仰望上面的老鼠,欲捕而食之,于是二者形成上下对峙的局面。画面构图简练,静寂中暗藏杀机,“猫”视眈眈,一场鼠猫大战一触即发。猫和鼠从体积大小和笔墨运用上,也形成了有趣的对比,一大一小、一白一黑,对照鲜明。画上的题款也颇堪玩味,诗曰:“昨夜床前点灯早,待我解衣来睡倒。寒门只打一钱油,哪能供得鼠子饱。值有猫儿悄悄来,已经油尽灯枯了。”

同样题诗的画还有一幅:油灯下的一只小鼠抬头望着盛满油的灯盏,前脚抬起,跃跃欲试。从题识看,此画作于1948年京西太平桥外,齐白石巧妙地讽刺了当时政府的横征暴敛。

齐白石还画过一幅名叫《鼠子啮书图》的画。画面上一盏油灯,火焰微弱,两只老鼠一左一右,趴在一套线装书上,疯狂啮咬,另一只老鼠也想分一杯羹,正向书疾步奔来。上面的题款更是有趣:“一日画鼠子啮书图,为同乡人背余袖去。余自颇喜之,遂取纸追摹二幅,此第二也。时居故都西城太平桥外,白石山翁齐璜并记。”画与款相辅相成,珠联璧合,相映成趣,其中寓意,令人遐思:老鼠啮书与同乡偷画,岂不都是“文偷”吗?同属鼠辈尔。

古人云:“耕牛无宿草,仓鼠有余粮。”老鼠也是丰年的象征。齐白石的《丰年多鼠图》可谓笔简意繁。画面左下一束金黄色的稻穗,粒粒饱满,标志丰收。穗下三只老鼠神态各异,翘首以待,目视美食,欢呼雀跃,垂涎欲滴。看它们围绕稻穗上下盘桓、蠢蠢欲动。另外两只老鼠闻知有美食可餐,争先恐后飞奔而来。它们长长的尾巴高高翘起,“跑得像一溜烟”,样子令人忍俊不禁。画面左上方题“丰年多鼠”四字,其中“鼠”字又画一鼠形代之,真是神来妙思。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