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战疫特写 | 一家首都国企的社区保卫战
2020-02-24 09:50:14来源:住房城乡建设高质量发展微信公众号    作者:张忠山


2020年的春天注定成为值得铭记的共同回忆。1月23日,除夕夜前一天,面对席卷而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武汉作出“封城”决定,这在中国乃至世界城市发展史上都是罕见的。而在此时,旋涡之外的人们仍然很难相信,在战胜“非典”17年后还会出现如此严重的传染病疫情。

“今天你必须拆掉围栏,把门打开!”1月27日,大年初三,北京石景山,距离武汉“封城”已经第4天了。几个年轻保安举着焊铁,正在封闭小区北侧的人行侧门,正巧被孙大爷撞见。今天来看,疫情期间对小区实施封闭管理已经成为共识,但一开始并不是所有居民都能理解,尤其是在四通八达的老旧小区。

愤怒的老爷子不会想到,当7天后北京再次通报疫情,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经从1月27日的80例增长到2月3日的228例。疫情不断刷新,社区疫情防控越来越被重视。再过几天,北京的空气再紧张一些,孙大爷和其他一些最初防疫意识不强的街坊邻居,会反过来在心里感谢这些逆行的年轻人和守夜者。

面对疫情,敬畏之心和风险意识是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关键和最难建立的一道防线。好在基于平时的信任,经过一番沟通后孙大爷同意把门封上了。未来一段时间,封闭管理、逢人必录、检查体温、定时“消杀”等拉网式的战疫措施,将在2020年的暖春到来之前,为小区居民筑起一道守护安全健康的防火墙。

一场看不见硝烟的全民战疫已经悄然打响。

坚守战场:“我已经4年没回家了”

距离春节还有大半个月,凤维然早早就抢到了回老家安徽的车票。今年是父亲80大寿,在极重仪式感和家风乡俗的老家,传统上在这一年儿孙不管走到哪里,不管以什么交通方式,哪怕步行,都会在春节前赶回老家,团聚在父母身边。凤维然快50岁了,一路从农村打拼到大城市,那种归乡心切或许只有自己能够体会。

数着日子到了1月20日,农历腊月廿六,各种微信群里传出的关于疫情的消息越来越多,神经灵敏的凤维然愈发感到不妙。当天公司发来消息,要求各项目负责人保持警惕,提前部署,随时待命,做好节前安全工作。

回不去了。凤维然先退了车票,然后再打电话跟老家说了情况,嘱咐父母提前多储备些蔬菜。

“干物业这一行就是这样,他们能理解,没办法。”凤维然是一位副团职转业干部,目前担任首开集团房地首华物业公司国诚物业处党支部书记、经理,他所在的物业处长期担负着3个机关办公区、1所知名大学、西城区3个街道26个社区的胡同街巷、13个住宅小区的物业服务工作,特殊区位,特殊使命。

疫情潜伏,大敌当前。儿子没回家,军人到岗了。

不打无准备之仗。从这天起,根据公司部署,凤维然开始调动所有的关系网络储备口罩、消毒液等医疗物资。他经常把“帮我一个忙”挂在嘴边,但他每次开口都是为了方便街坊邻居们,因此老凤的人际关系出了名的好。很快,有朋友专门从张家口带来20个消毒药桶,不久又有合作公司从郑州发来一批防疫物资。

弹药充足才能打好仗。老凤平时爱琢磨难题,他总能从解决麻烦中找到乐趣。老凤行事也保持着雷厉风行、果断决策的军人风格,疫情期间他跟物业同事强调两件事,一是要做好自我防护,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证社区安全运行和居民健康;二是改善伙食,增强免疫力,不能生病,谁都不许掉链子。

在物业处储备物资的同时,首开集团也已经开始部署防疫工作。1月22日,首开旗下物业公司已经打响了社区健康防卫战,在小区进行消毒杀菌、体温检测,次日武汉“封城”,首开集团立即召开防疫工作紧急部署会,成立了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潘利群为组长的应对重大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对旗下所有社区、酒店、商业等实施周密防控。

首开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潘利群(左二)

但难题也摆在面前。首开集团服务的不仅有大量老旧小区、非经小区,甚至还包括平房物业、街巷物业,不少是零散分布的独栋住宅楼,与设施齐备的商品房小区相比,这些物业管理难度大、设施现状差,面临很大的防控困难和压力。于是,加强街道社区属地合作、成立临时党支部等将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作用。

在保障安全的重大命题上,首开集团作为首都国企是从来不计机会成本的。未来几天,“春节”只是一个名词,从集团高层到物业项目负责人到一线员工,每个人都在岗位上加速奔跑,不敢有丝毫怠慢。“别人最闲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干的就是服务工作。”首华物业老山项目一位保洁员这样告诉自己。

在石景山,今年又没能陪家人吃年夜饭的物业项目经理王佳,答应儿子大年初一回家看看。早上9点刚过,首华物业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忠来电,要来项目给员工们拜年,顺便检查消杀防疫工作。“领导对疫情防控非常重视,细到检查电梯按钮有没有消毒,给了很多指导建议。”不出意外,王佳又一次对儿子失信了。

王佳算了一下,现在欠每个员工至少十几天假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

社区是疫情防控的重要战场,为了坚守住阵地,这些普普通通甚至不善言说的物业服务者们,在每一个夜晚与社区的路灯相望,儿女失信于父母,父母失信于儿女,用小家的分别换来大家的安全团聚。“我已经4年没回家了,今年是第5年。”在凤维然心里,日子是有刻度的,它记录着这些平凡者的壮举。


肝胆战士:“谁不怕染病?但我不能后退”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敌人是无比狡诈和可怕的新型冠状病毒,它隐匿性超强,潜伏期可长达20多天;传染性超强,无防护接触15秒便可能中招。在疫情防控阻击战的社区战场,保安小哥、保洁阿姨、维修师傅、绿化工人——这些平时人们最熟悉的陌生人,都冲在社区防火墙的最外围,成为排雷战士。

2月7日上午,一场大雪过后,张广兵跟同事在望京花家地北里清除积雪。张广兵是首开望京物业康安分公司绿化队主管,今年54岁,凭借在抗击非典时积累的经验,他成为社区防疫的参谋之一。老师傅患有直肠癌,需要定期化疗。春节期间,女儿来喊了几次都没把他喊回家。“自己拼就算了,不能把危险带回家”。

张广兵的绿化队有20多人,负责花家地北里和花家地小区的消毒工作。两个小区有225个单元门,每个单元门6层楼兼地下室约87个台阶,这就意味着每天“消杀”两遍光台阶就要迈将近4万个。从早到晚,这些绿化师傅要驼着40多斤的喷雾器,一遍遍在两个小区里“负重前行”,半天下来肩上就磨出了血痕。

“谁不怕染病?但我不能后退,物业跑了社区安全谁来管?”张广兵住在附近燕保家园的公租房里,女儿见喊不回去爸爸,便晚上来送饭。老师傅说话声音很洪亮,完全看不出是一位癌症患者。“别人化疗几天吃不下饭,我没感觉,吃嘛嘛香,就是耽误点时间。”面对家人和同事的担心,张广兵总是这样说。

脱下一身深蓝色的物业制服,他们每个人都是父母和儿女,都希望在除夕夜围着炉子跟家人吃火锅。大部分的愿望人实现了,是因为一小部分人放弃了。不得不说,居民的安全感一定程度上是物业和保安给的,病毒袭来,他们严守社区出入口,排查登记、检测体温甚至挨家挨户送菜、代收快递,提供很多额外服务。

他们同时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1月22日,农历腊月廿八,距离除夕还有两天,凤维然听说项目上两个年轻保安不想干了。“当时着急啊,本来人手就不够,疫情当前招新人也不敢用。”老凤急忙找他们谈话。两个小伙子都是22岁,被疫情闹的压力很大,心里害怕,也想家了,想回家过年。

“现在回去路上也很危险,国家有需要,不管是保安还是经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贡献。以后你可以跟别人说,新冠肺炎的时候我在北京做安保,站好了最后一班岗,多神气。”老凤给他们做了两次思想工作,就是聊家常。“我自己的孩子比他们小2岁,聊起来也不生分,就当自己家的孩子谈谈心”。

原来,两人手头都没存到钱,过年了想给家里寄点。没钱,人得回去吧,心里舒服些。听到这里,老凤二话没说,先借给他们每人1000块钱现金,又转了1000块钱微信红包。“过年加班有加班费的,你们好好干。”两人非常感动,留下了,干劲十足。

很多时候,这些普通的物业人只是需要被理解。人心齐,泰山移。

首开集团总经理李岩(右二)

首开集团服务着首都1500多个社区逾百万家庭。疫情发生以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潘利群和总经理李岩等管理层靠前指挥,多次到一线社区指导调研。“集团特别重视社区防疫,潘总2月17号来我们这里,检查了社区街道边边角角的防疫情况,他问了很多细节问题,能不能买到新鲜蔬菜、居民还有哪些诉求、员工健康情况如何……我能感受到压力和鼓舞,更感受到沉甸甸的责任。”凤维然说。

共同战疫:“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时间再往后拉长,全国新冠肺炎患者数量还将在一段时间内不断刷新,到2月23日下午,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达到77042人——远远超过当年令人谈虎色变的“非典”疫情。随着数据足够骇人和有说服力,喷洒消毒液、检测体温、发放出入证封闭管理等繁琐的防疫措施,越来越得到社区居民的理解。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在这场北京社区保卫战中,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必胜的信念,从街道、社区、物业到居民,每个人都在互相配合中参与共同战疫。冲在社区防疫第一线的物业服务者,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扮演着逆行者的角色,守护社区安全。普通人正在照亮普通人。

在望京街道,以社区为作战单位,“社区疫情防控战时临时党支部”纷纷成立,首开集团望京物业所辖的7个项目单位加入其中,成为临时党支部一员。“社区防疫单靠物业公司肯定不行,我们跟街道社区紧密合作,临时党支部负责指挥,我们物业人员配合执行,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矛盾。”张广兵说。

人手不够,不得不咬紧牙关加班加点,凤维然却想法子补充了队伍力量。“附近宾馆都不开张,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跟他们借了6个人来帮忙,我们付劳务费。”老凤对此颇为得意。他给一位已经8个月身孕的同事下了命令,近期不准再来了。“非常担心,万一路上滑倒或者感染了怎么跟她家人交代,我替她去岗位上都行”。

大年三十,王佳跟留守项目的物业员工在办公室一起包了饺子。

“不能回家,也得有点过年的气氛吧,我们十来个人,还有几个保安、保洁,一共包了五六百个饺子,准备了花生、瓜子、糖,一起看了春晚。”晚上9点40分,王佳跟家人打完电话,裹上厚棉袄,骑着电动车,又跟同事去小区安全巡查了。

这天晚上,看着万家灯火,王佳心里觉得愧疚,腊月廿六是儿子的6岁生日,本来订好饭店要给儿子庆生,被临时抢修耽误了。“回去快凌晨了,臭小子睡了,我把白天买好的玩具枪装好电池,放在他床头。突然一想,竟然记不起儿子两三岁长什么样……”第二天7点王佳走的时候,孩子还没醒,父子又一次擦肩而过。

这是一个普通人守望普通人的时代,面对危难,互相取暖,彼此守护。首开集团的防疫工作是北京社区保卫战的一个缩影,在这场不见硝烟的共同战疫中,在凤维然、王佳、张广兵们背后,站着无数坚守社区一线的普通物业人。

那些日夜守着岗亭、在小区巡查的保安小哥,那些穿着黄马甲追着垃圾桶走的保洁阿姨,那些提着工具包敲打水管的维修师傅,那些活动在社区各个角落,不被人们所注意的守夜人和逆行者,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这座城,守望着春天的到来。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