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城轨建设热潮迭起,以需求为导向的精细化发展当重视
2020-04-08 19:47:48来源:中国建设报产经报道微信号    作者:程小红

微信图片_20200408173109.jpg

3月17日,国家发改委批复安徽省合肥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建设规划(2020-2025年),原则同意合肥市建设2号线东延线、3号线南延线、4号线南延线等6个项目,总里程109.96公里,总投资798.08亿元。第一财经根据各地“十三五”交通规划及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除合肥等一些省会城市在加紧建设城轨之外,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进一步推进,未来拟修建城轨的三线城市近50个。面对城轨建设迅猛发展的态势,接下来各地该如何科学建设、需注意哪些问题,值得关注。

重庆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彭瑶玲对此表示,城轨作为一种高效率、大运量的交通工具,对于人口众多、有一定出行需求的城市,接下来很大程度上要大力修建,但三线城市是否有必要修建城轨还需根据实际需求谨慎规划。同时,下一步的城轨规划还需与城市功能规划等更好地相融合,使轨道交通引领城市发展格局,而非两个规划两张皮。此外,在目前建设城轨经验基础上,还需更加精细化地规划和设计每一个城轨出入口,让城轨更好地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出行。

规划不合理和资金不足问题突出

据中铁四局集团管理研究院统计,截至2019年底,全国已开通城轨里程和在建里程合计超过300公里的城市有14个,国家发改委批复的43个城市中,大多数城市还未形成完善的城轨网络。彭瑶玲表示,中国的城镇化从规划角度来看已经进入后半程,部分城市的城轨建设早已过半,还有部分城市的城轨建设较为缓慢,主要是资金不足。“很多城市的城轨建设因为涉及大量拆迁、避让文物、地形复杂等原因,导致城轨建设成本居高不下。”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特约研究员赵昭也表示,目前每公里城轨的建设成本大概在6~8亿元之间,以后随着车辆成本和屏蔽门等附加物成本的逐渐提高,城轨的建设成本也会越来越高。“城轨的建设本身属于公共事业,其资本金本应由政府承担。尽管后期可通过一些融资模式获取部分资金,但很多地方政府能不能承担起本该属于它的那部分投入还需打上一个问号。”

除了资金不足,城轨建设在规划上也存在一些问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研究员李昊表示,一是目前大城市的城轨线路规划建设不够密集,站点也不足以有效覆盖大多数人口;二是城轨枢纽目前还只是交通枢纽,尚不足以成为综合的城市服务枢纽;三是城轨与公交、城际、高铁等其它公共交通缺乏紧密联系与融合,无法做到零换乘。

赵昭对此深表认同:“现在的城市交通规划只负责主干道、次干道的规划,城轨规划在城市交通规划范围之外,因此导致了很多城轨与其它公共交通系统无法衔接。另外在运营方面,有些城市因为规模太小无法形成城轨的交通纵横,还导致了城轨运营效率偏低。例如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城轨利用率很高,但小城市如无锡的城轨利用率就很低。”

对于规划与运营效率之间的关系,彭瑶玲也表示,老城区的城轨规划可参考人员流动情况,将线路和城轨出入口建设在商业、社区密集区域以解决利用率的问题;新城区的城轨规划则需预测未来,难免会出现规划太超前的情形,例如城轨修通之后才发现轨道线路所经之地并非人流密集区,或者线路设计并非特别合理,这些都使得实际客流量较少。

城轨建设需朝精细化方向发展

“为刺激经济增长,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很可能会批复一大批城轨规划。与此同时,麦肯锡也曾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将有150多个城市会修建地铁。”赵昭表示。对于这种发展趋势,上述三位专家均认为,城轨作为城市的交通命脉,的确需要被适当的规划和建设,但具体如何操作或者是否真正需要大规模建设,还需与城市规模、实际需求相结合,慎重决策。

那么,对于已经确定或正在规划要修建城轨的城市,接下来该如何解决上述提到的城轨与其它公共交通无法衔接等问题?李昊表示:“这需要城轨规划与城市总规、分区规划等做更详细的结合,真正做到多规合一。目前各部门条块化分割严重,不同交通的规划、建设和管理等都被安排在不同部门来负责。要想做好有效结合,还需国家出台政策、调整机制、改革制度,打破这种条块化分割,并且鼓励地方政府和地产开发商等进行融合,共同开发建设。”

此外,要想让城轨与常规公交结合得如同毛细血管一样服务到城市各个角落,则还需深入各个居住单元。彭瑶玲表示,现在的城市除了需要建设几个大中心、多中心外,还需要建设以社区为单位的邻里中心,再以邻里中心为依据科学合理布设城轨出入口,这样才能更好地提高服务效率。“虽然现在很多城轨出入口也是尽力与社区相衔接,但便利性仍有待提高。接下来需要为每一个城轨出入口进行规划和设计,这是在搭建城轨骨架之后,究竟如何服务于人民群众的重点工作,这才是真正要做的绣花功夫,真正的精细化设计与服务。”

对于如何有效完成这项精细化任务,彭瑶玲还提到,在大数据时代,规划设计依靠数据的力量完全可以更加精准,前提是轨道公司、公交公司等共享接驳数据,以便对人员流动做出准确分析。“个人认为政府可以对此进行提倡,鼓励公开和共享类似公共交通的接驳数据这些不涉密的数据,为研究者提供数据支撑。”

“上述无缝衔接的问题还是在于城轨的规划和战略层面,未来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统筹衔接城轨与城际、高铁等的结合问题。”赵昭表示,现在的火车站和城轨其实很大程度上已经做好了衔接,但下一步还需打破铁路局和轨道交通总公司之间的界限以形成联运,使地铁换乘火车如同地铁换乘地铁一样方便,而无需另外购票,真正实现城轨、城际、高铁之间的无缝连接,提升旅客出行安全性、便捷性。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