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环卫人的“自豪感”从何而来
2020-10-28 17:16:51来源:中国建设新闻网    作者:陈飞燕

天还没亮,闹钟没响,蒙卫阳就自然醒来,摸出手机一看,差几分钟到5点。他迅速起床,洗漱,换上亮眼的橙色工作服,跨上三轮车,穿过黑而窄的巷道,出发前往淡村。

南宁的10月,清晨气温十几度,但三轮车跑起来,风从脖子、袖子等衣服的缝隙钻进去,还是冻人。尽管穿了外套,笔者还是冷得瑟瑟发抖,蒙卫阳坐在三轮车上稳若泰山。到冬天,这得多冷啊,“习惯就好了。”蒙卫阳笑笑。

十几分钟后到了蒙卫阳的保洁班所辖的淡村。到淡村一组,保洁员已经在清扫道路上的垃圾。蒙卫阳到一个拐角的垃圾桶旁,拿起了扫把和垃圾兜,将成堆的垃圾铲起来,倒进垃圾桶。

淡村是南宁市较大的一个城中村。蒙卫阳是淡村保洁班的班长,他的主要工作是督促保洁员及时保质完成清扫保洁任务。因为要在早上8点前完成清扫工作,而淡村一组和二组的管辖区域比较大,因此他每天都会先到一组或二组,帮助保洁员做好清扫。

习惯了,不觉得脏和累

一个岔路口的垃圾堆放点,几包垃圾丢在了垃圾桶边。“像这种,都是要整理好,放进桶内。”蒙卫阳说。打开垃圾桶盖,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笔者虽然戴着口罩,还是不自觉地扭开了头。蒙卫阳却面不改色,“习惯了,不会难受。”蒙卫阳说,“现在天气凉了,还好。夏天的时候,味道就更加难闻。”

7点,天快亮的时候,蒙卫阳开动三轮车,开始了他作为班长的工作职责,巡逻检查村里的每一条巷道,顺便清走大件固体垃圾。今年5月起,由于清理大件固体垃圾的同事离职,他便兼职做起了清理大件固体垃圾的工作。

在淡村四组的一个垃圾桶边,桌子、轮胎、席子等垃圾堆成了小山。蒙卫阳把手伸进垃圾堆,一只老鼠忽然蹿出来,笔者吓了一跳,蒙卫阳面不改色,继续打包垃圾。“这是常有的事。”他说。

满载一车垃圾,运到村里的统一中转点,再搬运下来,还要进行初步的分类。这一趟下来,笔者虽然只是协助蒙卫阳,却已感觉手生疼,胳膊发酸。对于今年已经53岁的蒙卫阳来说,这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他身材瘦小,大约一米六左右,50公斤上下,有些垃圾可能重达几十斤。他得费不少劲,才能把这些垃圾搬到三轮车上。

“觉得累吗?”笔者问。“习惯了,不累。”这一天,直到下午5点,蒙卫阳收运了6车大件固体垃圾。“这是正常的量,年底或者年初,装修搬家的人多,会多一些,一天会收运10车左右。”

蒙卫阳的一天,就是骑着三轮车在这些街巷中穿梭度过。巡查完一遍,蒙卫阳回到保洁班在淡村的办公室稍作休息,喝口水,再拿出手机察看工作群里的信息。保洁员如果发现辖区有大件固体垃圾未清理,都会拍照发到微信群,蒙卫阳就会过去清运。

“会有人对你们的工作不理解、不支持吗?”“偶尔会有。但是很少,现在人素质都挺高。”蒙卫阳说。三轮车从巷道中穿行,不时有居民和蒙卫阳打招呼。从事环卫工作3年,调到淡村来1年多,蒙卫阳和居民都已经很熟悉。

“现在村里比从前干净多啦,住得也舒服,每天都有保洁员清扫。”刘阿姨的便利店开在村口,道路对面就是一排垃圾桶,蒙卫阳和区域保洁员时常到她店里歇脚。

下午5点,工作群里不再出现垃圾清运“提示”。将一大车大件固体垃圾清运到中转点后,蒙卫阳收工下班。

对生活和工作很感恩

还未到家门,6岁的小孙女就跑出来抱住他:“爷爷你回来啦!”。蒙卫阳的家,门前的空地清扫得干干净净,门外几颗绿色植物生机盎然,屋里餐厅客厅都挂着十字绣,显示着主人的用心,洋溢着对生活的热爱。

厨房里,蒙卫阳的爱人正在炒菜。这天周末,几个在南宁打工的老乡约好来他家吃饭。他少有时间走亲戚约朋友,大部分时候,是亲戚朋友到住地来找他。工作之余,陪陪孙女、约上三两好友小聚,就是他最大的乐趣。

通常,环卫工人们每月可以休息4天。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缘故,工作量增大,蒙卫阳从5月至今一直没有休息。年初,大部分人都闭门不出,他每天穿上防护服,背上喷壶,逐个清理废弃口罩专用垃圾桶,而后再进行消杀。

别人眼中,环卫工作又苦又累,蒙卫阳却很满足。蒙卫阳来自都安县的农村,跟当地多数农村人一样,为了家人能更好地生活,他选择外出务工,计划着60岁退休,“我感觉闲不下来,同时也能给孩子减轻些压力。”

从1998年到南宁打工起,蒙卫阳就一直租住在白沙村。房子不大,但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作为班长,加上兼职大件垃圾清运,蒙卫阳每月到手工资有4000多元。逢年过节,公司会给工人发礼品、过节费,夏天有高温补贴;同事相处融洽,大家经常一起聚餐、参加文体活动,彼此之间也互相帮助。蒙卫阳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自豪感,因为“能为给大家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贡献一份力量”。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