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登录查找

征文:苦尽甘来话住房
2019-02-15 16:07:42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马雪莲

js5bYW5BC727.jpg

住房是民生之要,关系着千家万户的生活品质。从“你一间,我一间,筒子楼里冒黑烟”,到“小高层,电梯房,城乡广厦千万间”,改革开放40年来,人民群众的住房获得感一次次得到提升。

说起住房,改革开放之前,我家是跟三爷爷家一起合住的。彼时的三间房,木梁木柱,砖墙灰瓦。屋内地面,刚开始是泥地,后来铺了混凝土预制块。墙面则里外都能看到砖和石灰缝,纯本色,没有任何装饰。家里没有卫生间,女性用痰盂,必须及时刷洗。而男性,白天去屋后露天厕所,晚上也用痰盂。

1983年,家里翻建房子,三间扩大为四间,前后进深加长,高度也加大,用钢筋混凝土柱子替换以前木柱,尤其是砌墙用砖,采用一砖一丁方法,加强了墙体厚度、牢度。建成后,每间屋子之间,用厚木板分隔。厨房、粮囤和猪圈合并到最靠边的一间,跟起居分开了。屋子前部外延设有长廊,用于晾晒衣服,堆草、放杂物等。屋内地面铺了水泥,内墙面先是用石灰草浆抹了一遍,后来又抹了水泥。这在当时同村人家中,算是质量比较好的房子了。那些有意向把女儿嫁给我哥哥的人家,没少来我家考察。

房子建成后,我家日常伙食却变差了,因为建房子是借了外债的,要靠节衣缩食还债。

1989年,我大学毕业,以国家干部的身份分配工作,自我感觉很不错。到了厂里,分配了宿舍,却感到了失望和失落。名义上一间屋子只住两人,很宽松。可同宿舍工友的丈夫也住这里,宿舍没有任何遮挡、分割,生活和不方便。于是,我便骑自行车往返于父母家。后来住到了姐姐家,姐姐家50平方米的套房,只有一个卧室,我占用客厅,将就着过了几个月。经向领导反映,单位重新安排了宿舍。这次的宿舍是两间屋子,我的宿舍要穿过外面的屋子进去。我住的这一间,中间有墙分隔,前半间住着一对小夫妻,后半间是我和另一个女工住。其中的不便和尴尬,可想而知。

我结婚后,因为各种政策原因,只能租住工厂附近的民房。后来,我宿舍前半间的夫妇搬走了,经过与同宿舍女工协商,将隔墙拆除,把通向外间宿舍的门堵了,才拥有了一间完整的宿舍。然而住了不到一年,因为宿舍旁边的公路拓宽,宿舍被列入拆迁范围,我们不得不再次租房住。至此,我走上父母省吃俭用建房子的老路。我严格控制家中一切开销,还要反复向孩子解释,因为要攒钱买房子,所以要节约再节约。

孩子6岁的时候,有一天爱人高兴地说:“我们分到房子了,是一间半平房。”我立刻计划要把房子简单粉刷一下,尽快搬过去。这一次,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住房,大人、孩子都非常高兴。外面的一间作为大人的空间,用家具作为屏风,隔开私密空间。跟别人家连在一起的那半间,作为孩子的起居室。孩子有了自己的空间,高兴极了。

1998年,厂里停发了奖金、工资,我们也不得不寻找出路。离开工厂意味着退回住房。于是,我们在离孩子学校不远的地方购买了两间带院子的平房。

2001年,邻居与我们协商把平房拆除翻建楼房。经过各种审批手续后,房子终于被批准建设。等楼房建成时,我和爱人变得又瘦又黑,还欠了不少债,好在全家工作都顺利、身体健康。

2006年,我们接老人来住,他看到我家宽8米、前后进深11米、上下三层、宽敞明亮的房子时,终于放心了。

随着城市建设发展的不断推进,2014年,我家的小楼被纳入征迁范围。2018年,我们搬进了带电梯的高层住宅。与老宅相比,我们现在居住的小区,精装修、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小区不仅绿化得像公园,管理更是现代化,人车分流、刷卡进小区、刷指纹入户。随着住宅配套公共设施、服务的提升,我们步行5分钟就能进公园,看病也很方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在小区内。

ggkf40.jpg


网友评论
Top